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社會哲學論文 > 網絡虛擬認識現實的基礎與運行模式探析

網絡虛擬認識現實的基礎與運行模式探析

時間:2020-06-15 13:12作者:單嘯洋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網絡虛擬認識現實的基礎與運行模式探析的文章,在當代科學技術革命下,計算機和互聯網的蓬勃發展與通訊技術的不斷創新,人類的實踐對象得到了極大的擴展,人類的認識能力同樣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摘    要: 在當代科技革命下,信息時代的科學發展為社會存在形式與人類活動帶來了重大演變。認識活動,作為人的一種基本活動形式,隨著虛擬社會的興起而產生了新的形態——網絡虛擬認識。認識主體通過“人機結合”的方式在網絡空間中對認識客體進行觀念把握與觀念創造,所以在馬克思主義哲學視閾下,網絡空間中虛擬性認識作為一種屬人的認識活動,并以現實性認識為基礎,以滿足人的需要為目的,以虛擬技術為中介,在非現實非主觀的虛擬社會中的認識活動。

  關鍵詞: 網絡虛擬認識; 人的需要; 虛擬技術; 運行機制;

  Abstract: Under the contemporary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revolution,the scientific development of the information age has brought about major changes in the forms of social existence and human activities.Cognitive activity,as one basic form of human activities,with the rise of the virtual society,has produced a new form-network virtual cognition.Cognitive subject applies the combination of human-computer to grasp and create the concept of cognitive object in cyberspace.Therefore,under the perspective of Marxist philosophy,virtual cognition as a personal cognitive activity is aimed at satisfying people's needs,based on realistic understanding,based on virtual technology,and in non-realistic non-reality.A cognitive activity in a subjective virtual society.

  Keyword: Virtual cognition; Human needs; Virtual technology; Operating Mechanism;

  在當代科學技術革命下,計算機和互聯網的蓬勃發展與通訊技術的不斷創新,人類的實踐對象得到了極大的擴展,人類的認識能力同樣得到了極大的提升。社會的形式與內容已呈現出新的變革,網絡虛擬深深地進入到現實世界方方面面中。虛擬社會成為了人們生產實踐和交流的重要活動場域。認識與實踐作為人的活動的基本形式,在虛擬社會中,其基本形式自然也以虛擬的形式呈現。網絡化的虛擬認識,作為現實認識活動在虛擬社會中的呈現形式,它“為什么”存在?“何以可能”存在?這些看似簡單的問題,實則是蘊含了一個社會存在形式演變,人類活動形式發展的深層次問題,是一個“虛擬認識”的發生學前提和現實可能性的哲學問題。探討網絡虛擬認識的運行機制,不是追溯現實性認識的機制問題,而是從狹義的以信息技術、計算機技術、人工智能技術等為中介的網絡虛擬認識出發,通過與現實性認識的比較,得出網絡虛擬認識的內外機制與特點。
 

網絡虛擬認識現實的基礎與運行模式探析
 

  一、 現實認識是網絡虛擬認識現實存在的基礎

  (一)網絡虛擬認識離不開能動地反映性與創造性

  堅持唯物主義的觀點,認識是一種能動的,具有創造性的觀念反映活動,是認識主體以觀念的形式反映和把握認識客體的活動。認識是主體以意識、觀念的形式掌握客體的過程。認識主體的反映器官結構和功能同客體的結構和特性一致性為基礎?偟膩砜,認識離不開主體對客體的反映。據科學證明,人的認識是以人腦為中心,并以感覺器官為其工具的高級神經系統的反映形式。感覺、知覺、表象、思維等是由腦實現的,對客觀現實的不同形式和不同水平的反映。列寧強調:“認識論的第一個前提無疑就是:感覺是我們知識的唯一源泉。”人對經驗對象的能動反映是認識“唯一的”必不可少的特性。關于這一點已被無數哲學家與科學家所論證,探析網絡虛擬認識的運行機制正是基于現實認識的清晰明了。

  認識活動場域的變化不會造成認識本身的質變。網絡虛擬認識的發生,是認識主體在憑借“數字化符號”為主要形式的界面上,通過視覺、聽覺等感覺器官接收由虛擬技術所呈現的客觀信息,能動地反映認識客體,繼而把握客體,并進一步對人自身的認識機制(大腦),對其加以思維的創造、重組、改造等意識活動,創造出具有現實可能性與虛擬可能性的觀念模型。故認識的“能動地反映性、創造性”這一基本特性在網絡虛擬認識的本質上是沒有變化的。

  (二)網絡虛擬認識離不開結構的整體性

  雖我們可以用生物的電化學過程闡明大腦中的神經元反映,但人的大腦反映不是孤立的,F代認知科學為人類的認知引入了新的理論成果。“4E+S”理論模型向我們展示了人類的認識,除了大腦的反映外,還包括“體化認知、嵌入認知、生成認知、延展認知、情境認知。”這五種認知模型在唯物主義的基礎上科學解釋了人類認識的發生學原理。第一,“體化認知”證明大腦是整個活動人體的一個有機組成部分,大腦的功能依賴于身體活動(感覺器官等)的功能發揮;第二,“嵌入認知”證明認識主體處于一種“被拋”的處境之中,無法脫離自然或社會環境的框架;第三,“生成認知”證明認識主體與環境的交互作用是構成認識的參數,即實踐是認識的基礎;第四,“延展認知”證明認識主體通過實踐或認識活動作用于認識客體,認識客體也會反作用于認識主體,二者為統一關系辯證;第五,“情境認知”證明認知能力與過程,依賴于情境或語境,這里的情境包括大腦本身與外部環境。

  基于馬克思主義哲學認識論,“4E+S”理論模型不僅堅持了唯物主義,同時也指出了人的認識活動具有“系統性”“實踐性”“社會性”。認識的“系統性”在于人的認識活動是根據人的需要有目的地組織起來的系統結構。人的認識能力的大小,認識結果的廣度和深度,取決于認識系統結構的發展水平。系統結構的發展在于各要素的發展水平與組合方式。具體地說,認識系統由認識主體、認識客體和認識中介三個基本要素構成。

  認識是一個過程,人對事物的認識是一個活動和功能的動態結構。認識主體與認識客體便是這個動態結構的兩極。“其所知,彼也,其所以知,此也;不修之此,焉能知彼。”這里的“此”與“彼”便是認識中的主體與客體之分。孟子《解蔽篇》:“凡以知,人之性也;可以知,物之理也。”意在人之性為認識之主體,物之理為認識之客體。認識主體所能把握的對象即是認識客體,無論其是否以現實的形式存在。認識本來就是主體通過實踐活動和意識、思維活動實現出來的主體和客體間的關系,沒有認識的發出者或者沒有認識的對象,何以稱為認識?即使是自我認識,也是認識主體與認識客體在“自我”身上的雙重體現。其二者相互聯系、相互依賴、相互滲透、相互轉換,不能將其隔裂起來看待。

  認識的主體與客體之間,如果“僅僅‘相互作用’=空洞無物”,“需要有中介”。在認識活動中,認識中介便是認識主體與客體之間的橋梁,是認識結構中的一個基本要素。認識中介是認識主體作用于認識客體的手段、方式和方法的總和。物質認識中介是認識主體的物質手段或物質條件,包括關系形態的認識中介和實物形態的認識中介。關系形態的認識中介指認識參考系,由認識主體觀測客體的時空框架與描述客體的語言系統,以及知、情、意等內在標準共同組成。實物形態的認識中介是指人對外部世界實踐改造的工具,主要有勞動生產工具、科學實驗儀器、電子計算機、智能機等。勞動生產工具與科學實驗儀器延伸了人體的自然肢體與感官,代替了體力勞動。而電子計算機、智能機等則延伸了人的大腦,解放了人的腦力勞動。

  (三)網絡虛擬認識離不開認識活動的實踐性

  關于認識與實踐的關系討論自古有之,追求真理的真諦亦從未停歇?档抡J為,知識的來源在于先天綜合判斷,想獲得真正的知識,必從感性認識的局限中跳脫出來,將其上升為知性認識和理性認識,而理性是先天就具有的一種思維能力,是對感性表象的一種綜合判斷。為了建立起真正的認識,人們必須通過理性思維將感性思維和知性思維進行綜合判斷。認識的最終目的是為了尋求一種不來源于經驗,但又可以指導經驗的有效性。黑格爾認為,認識是由客觀精神向自由精神轉變的一個過程。第一,將認識論和辯證法結合起來,認為認識過程是在主客體的雙向運動過程中形成的。第二,用絕對精神代替康德的先驗自我,克服了康德的二元認識論悖論。第三,黑格爾的認識論克服了單純靜止的認識,主張通過精神的自我否定,將認識看成一個辯證發展的過程。

  康德與黑格爾的認識論,雖然在一定范圍內有一定的合理性,但始終是唯心主義的歪曲理解。從馬克思主義認識論出發,認識主體與認識客體作為認識的兩級之間除去認識的中介作為橋梁外,有一內在的重要因素:實踐。“從主體和客體的實際的相互作用這種功能關系來看,實踐是作為主體的社會的人,能動地、有目的地改造、占有或掌握作為客體的外部現實事物的現實的、感性的客觀活動。”[1]118馬克思是以實踐來決定主體與客體之間的關系,沒有主體實踐的可能性,客體對于主體而言便不存在主客關系之說,更無辯證聯系之言,客體只是“自在之物”般的存在。對于個體主體而言毫無意義。實踐是主體與客體之間思想的、觀念的認識關系得于發生和建構的基礎。實踐對于認識有決定性作用,認識同樣反作用于實踐?茖W證明,認識的發生不是在于認識的先天擁有,而是在于后天的生產實踐中經驗積累所成。實踐活動為網絡虛擬認識建構了認識的過程,網絡虛擬認識是實踐把現實認識觀念物化以后的結果。故網絡虛擬認識離不開人在現實和虛擬社會中的實踐活動。

  綜上,人的認識活動離不開能動地反映機制,離不開認識的基本三要素及其他影響因素與實踐在認識中的重要作用。也就是說,網絡虛擬認識產生于賽博空間中的虛擬社會,現實的認識屬性是網絡虛擬認識的基礎。

  二、 滿足人的需要是網絡虛擬性認識現實進行的內在機制

  滿足人的需要是人一切活動發生的動機。盧梭認為,“人性的首要法則,是要維護自身的生存;人性的首要關懷,是對其自身所應有的關懷。”[2]他從人性的角度出發以闡述需要的源泉。弗洛依德認為,人的需要具有生物學本能,“性本能”在其中最為突出。人類社會的一切文化、現象和行為便是由“性本能”在自然與生存的矛盾之中分化、壓抑和升華所形成的。“人的需要”與自然、社會、文明永遠在不斷地對抗之中相互生成。馬斯洛的需求動機理論將人的需要分為生理需要、安全需要、愛和歸屬的需要、尊重的需要和自我實現的需要等五種。人在這五種需要中依次上升、逐步滿足。以不斷滿足上一級需要層次為目的而形成發展的動機。馬克思、恩格斯將人的需要作為人的本性提出:“人以其需要的無限性和廣泛性區別于其他一切動物。”[3]130并且馬克思、恩格斯強調人類生存的第一個前提、一切歷史的第一個前提就是:“人們為了能夠‘創造歷史’,必須能夠生活。但是為了生活,首要就需要衣、食、住以及其他東西。因此第一個歷史活動就是生產滿足這些需要的資料,即生產物質生活本身。”[4]31可以判斷人的需要是人類生存和發展的需要,是從事一切生產實踐活動的動機。

  黑格爾在《法哲學原理》中提到:“動物用一套局限的手段和辦法來滿足它同樣局限的需要。人雖然也受到這種局限,但同時證實他能越出這種限制并證實他的普遍性,借以證實的首先是需要和滿足手段的殊多性,其次是具體的需要分解和區分為個別的部分和方面,后者又轉而成為特殊化了的、從而更抽象的各種不同的需要。”[5]205-206在此黑格爾談及了動物的需求是單一的,受到自然條件限制的。而人的需要是多樣性的,滿足人的需要的手段也是多樣性的。人的需要不僅僅停留于自然的生存需要,而是從動物本能的“生命尺度”中擺脫出來向著更好的生存現狀、生存條件發展,甚至成為抽象的精神需要。正如馬克思所說:“動物的生產是片面的,而人的生產是全面的。”“動物只生產自身,而人再生產整個自然界。”

  滿足人的需要促使了網絡虛擬認識的形成。人的需要之所以成為一切認識與實踐活動發生的根本動因,在于人為了滿足需要一定會與外部世界發生矛盾。列寧說:“世界不會滿足人,人決心以自己的行動來改造世界。”為了滿足人類日異月新的需求,并且擺脫外部世界有限的物質生產力,人類必須通過自身有目的的、自覺的、以外部世界為對象的、能動活動來解決需要的矛盾問題。即解決人同外部世界“應有”和 “現有”的矛盾問題。“需要會擴大”,所以“滿足需要的生產力也會擴大”。[6] 926隨著人類實踐活動范圍的日益發展,人類對于經驗事物的了解更加深入,對于“自在之物”的探究更加廣闊,將“自在之物”轉化為“自為之物”的實踐能力更加強大,對于經驗事物的信息獲取量更加龐大。舊的實踐與認識工具是否足以面對,人腦這個天然的信息處理機是否能夠滿足?人類發展速度與生存境況的矛盾已尖銳突出;顒庸ぞ叩倪M步與發展正是在滿足人的需要的客觀條件下進行的。

  在當代科技革命的浪潮中,工業革命為人類帶來生產力的解放,但其目的在于人的體力勞動的解放。雖然有助于智力的開拓,但其本身終究不是人的腦力的解放。為了滿足人更好地認識與改造世界的需要,人在新的歷史條件下推動了計算機技術、信息技術、網絡技術、虛擬現實技術、人工智能技術等以滿足人類現實生存和發展需要的新科技蓬勃發展。新的需要促成了新的歷史環境,新的歷史環境產生新的需要,網絡虛擬認識的產生同樣離不開人作為主體自身在新的歷史條件下現實的生存與發展的需要。

  網絡虛擬認識的發生場域雖是以“數字化符號”為中介的非現實非主觀的賽博空間,但仍是人從事認識與改造世界的活動空間,滿足人的需要仍為其運行的內在動機。

  三、 技術中介是網絡虛擬認識現實進行的外在機制

  認識中介是連接認識結構兩極的橋梁,承擔著認識能力的發揮。人的自然認識能力是有限的,但是認識中介是可以無限發展的。首先,物質認識中介的高精度化。如顯微鏡、望遠鏡、光譜分析儀、粒子對撞機等科學儀器。這些儀器使人類的認識能力大大提升。其次,智能化。隨著電子計算機的發展,智能機已可以通過運算來模擬人腦思維,并且擁有了創造性思維的運算程序。如替代人類執行危險性任務、翻譯、邏輯推算、數據檢索等等,紛紛超過人類的自然認識能力。認識中介的發展不僅可以增強認識能力,還可以更新認識方式,改變認識結構。網絡虛擬認識是基于技術中介的發展,為人的活動營造了新的活動空間。網絡虛擬認識主客體也在這一新的活動空間中形成。

  何為虛擬技術?虛擬,在西方學術界被稱為“虛擬現實”“虛擬實在”,其英文寫為“Virtual Reality”縮寫為“VR”,在非哲學領域中使用時,被人們視為一門現代科學技術,因此又被稱為“虛擬技術”。虛擬技術是計算機技術、信息技術、網絡技術等電算化技術。它將自然和人類生活進行人工仿制和再造把現實世界中的客觀存在和主觀世界中的精神存在,以0和1 組合的bit數據形式在賽博空間中重新整合創造。世界是由符號所展現的,世界是可以被運算的,虛擬技術正是體現了這一說法,將現實社會通過信息轉換,計算機符號處理,推動世界從語言文字符號的“符號化”向信息時代的“數字化”的轉變。網絡虛擬認識技術是在虛擬技術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同時具備了三種必要的要素:圖像、交互、行為。

  第一,圖像。

  通過虛擬技術將人的活動對象“數字符號化”。網絡虛擬認識客體不僅以文字、二維圖像的形式進行顯現,還包括以三維圖像顯示與沉浸式觀察相結合的虛擬現實技術,認識主體可以深度觀察,將現實世界的客觀存在與主觀臆想真實模擬,讓認識客體對虛擬客體進行內外部的觀念把握。

  第二,交互。

  認識主體與客體之間的交互有多種可能性。一是認識主體擺脫了時空上的束縛,人可以在外部客觀世界內的任何有通訊信號的地方獲取另一地方的消息。通過虛擬技術使認識主體即便是在“缺場”的情況下,也能及時地與認識客體完成“交互”;二是認識主體可以根據自身的意愿和需要,及時地、明確地、主動地選取更合適于自己的認識對象;三是認識主體可以控制認識對象,并且可以采用與現實生活不同的多種方式與虛擬對象進行交互。

  第三,行為。

  虛擬物體的行為是遵循計算機系統的運算法則運行,其可以自行運轉,也可以根據使用者的需求運轉。虛擬物體的行為或是遵守現實世界的可能性,或是實現現實世界的不可能性,這稱為“虛擬實在系統的自主性。”

  這三個基本要素的相互作用,讓其使用者的意識產生假象,在感覺上將虛實混淆。麥克盧漢認為,“感官的需求級滿足程度在決定技術的價值、效用時起著重要的作用。技術對人類的感知和認知方式的影響決定了虛擬實在的技術本質。”認識的基礎在于感官的反映,虛擬技術延伸了人類的感官,使人們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接收外部世界的信息。虛擬技術的實現,使認識主體在一非封閉、非聚集、非確定、非獨占的虛擬社會中認識客觀存在,探知可能性和不可能性。它大大拓展了人類對現實世界,尤其是未知世界的感知和認識,從而深刻地改變了人類感知和認識的方式。

  認識主體在虛擬技術的幫助下,有了極大的發展和改變。出現了新的展現形式與認知方式。在虛擬技術的支持下,認識主體呈現了虛擬性、匿名性、流動性、多元性等新特征。虛擬技術使認識主體打破了現實世界中自然與社會對人認識能力的局限,創造了探索事物存在和發展的多種可能性的空間,充分發揮了人的本質力量與超越屬性。人機結合——人機互動的出現,在如今現代化背景下極大地擴大了人的認識能力,拓展了人的生存與發展環境。借助人機結合,人的認識活動效率也得到了高效的提升。

  與此同時,認識客體在虛擬社會中以虛擬技術為中介,以非現實非主觀的形式存在,成為了虛擬客體。網絡虛擬認識客體以“數字化符號”為物質載體,將客體的信息與意義呈現給主體。體現出一種“難以名狀的”“虛擬的”關系實在,它作為認識主體的認識對象是非現實的,但同時也是非主觀的,是對現實世界中人的經驗對象的模擬、改造,可以被創造與被想象,不再是“受動的”“消極的”認識對象。

  四、 結語

  網絡虛擬認識是一種屬人的認識活動,是基于人特定的需要而產生的認識活動,是人的現實性認識活動基于虛擬技術在賽博空間中的延伸,是人的認識能力的增強?萍几锩陌l展與信息時代的到來為我們創造了虛擬技術。正如恩格斯所說:“每一個時代的理論思維,從而我們時代的理論思維,都是一種歷史的產物,它在不同的時代具有完全不同的形式,同時具有完全不同的內容”。[7]284正是信息時代的科技革命,使人的認識有了新的形式、新的內容。虛擬技術為我們創造了屬人的新的活動空間。在這個空間里,我們依舊既有情仇愛恨,又有實踐交互;既有觀念反映、把握、創造對象,又有我們自己扮演的角色,甚至有行為道德規范。人們將現實活動的行為范式復制到這一非主觀非實在的空間中。網絡虛擬認識肯定了人作為認識主體的主體性和認識客體的客觀性。雖說網絡虛擬認識不是處于一個物理性的客觀現實社會中,但也絕不是處于抽象主觀的意識觀念中。

  綜觀所述,網絡虛擬認識的運行機制不僅正如張明倉所說:“需要牽引、技術推動”,更是人所固有的認識機制的延伸。它們共同作用,相互關聯,為網絡虛擬認識在當代的崛起提供了基礎與根據。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當今世界,信息技術革命日新月異,對國際政治、經濟、文化、社會、軍事等領域發展產生了深刻影響。信息化和經濟全球化相互促進,互聯網已經融入社會生活方方面面,深刻改變了人們的生產和生活方式。”網絡化、數字化、智能化的世界已經改變了我們的實踐方式和社會存在形式,我們的認識方式已經有了重大演變。深入探討網絡虛擬認識的運行機制,旨在進一步分析“虛擬認識”這種新的認識形態所具有的要素與特性,為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做出基礎性研究,以滿足人們對更好地追求“數字生存”。

  參考文獻

  [1]夏甄陶.認識論引論[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
  [2]龔振黔.人的活動研究[M].貴陽:貴州人民出版社,2000.
  [3]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9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
  [4]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0.
  [5] 黑格爾.法哲學原理[M].北京:商務印書館,1997.
  [6]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5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4.
  [7] 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8]龔振黔.論虛擬活動的基本形式[J].貴陽學院學報,2017(02).
  [9]龔振黔.論人的虛擬性活動的運行機制[J].貴州社會科學,2017(03).
  [10]張怡,酈全民,陳敬全.虛擬認識論[M].上海:學林出版社,2003.
  [11]張明倉.虛擬實踐論[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2005.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四川快乐12app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