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社會哲學論文 > 現象學視角下扎根理論各研究環節的批判

現象學視角下扎根理論各研究環節的批判

時間:2020-06-29 11:49作者:馮立剛 蘇慶國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現象學視角下扎根理論各研究環節的批判的文章,扎根理論自二十世紀被引入我國社會科學研究以來,可謂盛極一時。其基本思路是:從資料中產生理論,對理論保持敏感,采用不斷比較和理論抽樣的方法,靈活運用相關文獻,然后對建構的理論進行評估。

  摘    要: 用現象學方法批判扎根理論,要自覺用現象學方法對扎根理論研究方法進行各個環節的審視,從而提高其效能。在研究開始階段,研究者要放棄任何理論預設;在研究現場收集資料時,要保持“面向事物本身”的理念;進入研究階段后,要在對搜集的資料進行全面閱讀的基礎上選裁;在分析資料和建構理論階段,要盡可能用現象學的描述方法對資料的意義進行挖掘,從而保證資料和理論之間的真正聯系;在評估理論階段,要善于運用“本質直觀”和“具體描述”。

  關鍵詞: 扎根理論; 現象學; 批判;

  Abstract: Criticizing grounded theory with phenomenological method requires that the research method of grounded theory should consciously infuse the consciousness of phenomenological method in each research link.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research,researchers should give up any theoretical presupposition,keep the concept of “facing the things themselves” when collecting data on the research site,select the basic materials to be read for all the collected data after entering the research stage,and excavate the significance of the data with the description method of Phenomenology as much as possible in the stage of analyzing data and constructing theory,so as to ensure that the real connection between evidence and theory. The “essential intuition” and “concrete description” should be used in the stage of evaluation construction theory.

  Keyword: grounded theory; phenomenology; criticism;

  扎根理論自二十世紀被引入我國社會科學研究以來,可謂盛極一時。其基本思路是:從資料中產生理論,對理論保持敏感,采用不斷比較和理論抽樣的方法,靈活運用相關文獻,然后對建構的理論進行評估。社會科學的許多學科將此方法奉為圭臬,在眾多領域開展了豐富多彩的研究。這種方法因其相對于定量研究的優勢獲得人們的認同,但其與定量研究一樣屬于實證研究范式,而實證研究有其局限性。因此在肯定扎根理論優勢的同時,對這一方法本身的限制和運用范圍保持清醒的認識,對其進行適度批判,厘清其前提與適用界限,無疑對有效運用這一方法具有重要意義。批判當然需要批判的武器,在二十世紀的哲學方法論中,現象學方法無疑是最受歡迎的哲學方法之一。以現象學方法論對扎根理論基本思路中的關鍵點進行批判,可以幫助我們跳出扎根理論的窠臼,進而達到對扎根理論的系統性、整體性認知,并讓該研究方法的效能得到更好的發揮。
 

現象學視角下扎根理論各研究環節的批判
 

  一、對扎根理論中“不設理論假設”環節的批判

  扎根理論主張在研究進程開始之前,研究者不預先設定理論假設,而是強調:“理論一定要可以追溯到其產生的原始資料,一定要有經驗事實作為依據。”[1]以此為據,人們認為扎根理論保持了研究的價值中立。以現象學方法進行解讀,我們就會發現該研究方法在研究開始之前已經有了自己的價值判斷,即采用這種方法所開展的研究對社會有用。

  (一)扎根理論的研究選題是根據社會需要進行選擇的結果

  對社會有用是運用扎根理論研究方法所開展的具體研究共同的“理論假設”。任何科學研究都有雙重目的,即科學研究的內在微觀目的和科學研究服務社會的宏觀目的。從科學研究的內在目的看,現象學主張中止判斷,即不對事物加以判斷而進行研究,這對于社會科學研究來說至關重要。扎根理論所主張的研究初始不設理論前提,無疑是契合了這一點。但這不是問題的全部。任何科學研究必然會選擇一定的研究對象,研究對象的選擇必然會涉及到價值選擇問題。因此,一些科學研究所聲稱的價值中立就會成為一種虛言。扎根理論所選擇的研究對象來自社會,因此不可能不帶任何理論假設。這種意義上的理論假設就是扎根理論的研究成果要為社會進步提供幫助。因此,扎根理論所謂不設理論假設的前提,只存在于其研究過程內部,要求研究對社會有用,就已經是具有潛在的“理論假設”。

  盡管如此,扎根理論研究方法仍然是尋求促進社會合理化運行的有效途徑。社會生活變動不居,這就決定了以社會現實生活為基礎的相關理論都有一定的空間范圍和時效限制,要求理論隨著社會的變遷而更新。更新理論的途徑有千萬條,而扎根理論研究摒棄了從理論到理論的思想反思,研究者直接“面向事物本身”,做一個社會現象的旁觀者和社會理論的歸納者,從而能夠為我們更加有效理解社會現象的內部機制提供幫助。這種研究思路與現象學主張的“將歷史上遺留下來的無論是人們日常對世界的看法,還是科學的、宗教的各種觀念,統統放入括號,懸擱起來存而不論”[2]23,具有高度的一致性。

  (二)扎根理論研究方法局限于主客二元認識論

  扎根理論研究方法強調,最終的理論要從資料中來,即要保持客體對主體的獨立性,但這并不能保證其研究的客觀性。按照現象學方法,人們要想獲得真正的客觀認識,需要摒棄用現有的理論、概念、范疇作為工具來描述和認識對象,從而讓純正的意識直接面對事物本身。盡管扎根理論研究初始不設理論假設,但研究者使用扎根理論研究方法對資料的收集、整理本身就包含了一系列的判斷過程,這種判斷不可能不受任何理論、概念的影響。當研究者在現場收集資料時,他會自覺不自覺地用自己的專業眼光對所收集的資料進行評價解析,那么研究者最終獲得的資料必然也只是對研究對象某個或某些側面的縮寫。對此,人們可能會有不同意見,認為不同學科在研究問題時的最終理論建構需要理論預判。對于這一點,筆者并不否認。問題在于,在某一學科理論預設的前提下收集資料時,我們得到的只能是研究對象的一個片面的建構性認識,不會是整體的全面的認識。因此,運用扎根理論研究方法所得出的結論并非如其宣稱的那樣獲得了對研究對象的整體性認識。

  扎根理論所遵循的主客二元認識論,在研究進程之中是無法得到完全實踐的。扎根理論是自然科學研究范式在社會科學研究領域的應用翻版,扎根理論的支持者認為主體保持價值中立,就可以對客體即研究對象進行客觀觀察。理論上是這樣,但在研究實踐中未必是這樣。當研究者面對研究對象或面對搜集的資料時,“雜亂的感覺材料通過意義給予而被統一,從而一個統一的對象得以成立并對我們顯現出來”[3]。換言之,客體以什么樣的形象呈現是由主體的意義認知所建構出來的。因此,使用扎根理論研究方法的研究者在主觀意愿上保持主體與客體的相對獨立能夠做到,但其在實踐之中對研究對象或所獲資料的描述必然打上主體的烙印。

  二、對扎根理論中“不斷比較方法”和“理論抽樣方法”環節的批判

  所謂不斷比較方法是指在研究進程之中,研究者通過對不同資料之間以及與此研究相關的各種不同理論進行比較,從而找到在資料與理論之間的相關關系,進而找到研究的突破口。而“理論抽樣方法”主要是“在對資料進行分析時,研究者可以將從資料中初步生成的理論作為下一步資料抽樣的標準”[1]。這兩種方法都涉及抽象思維的運用,共同的邏輯是研究者通過對原始資料進行抽象思考,進而提煉概念,并探究概念與資料、概念與概念之間的關聯,從而形成一個完整的理論表述。兩種方法都建立在一種預設的基礎之上,那就是:資料是客觀存在性的呈現。以現象學方法中的“直觀和看”對此進行考量,這個預設其實是有問題的。

  (一)資料進入研究者視域是雙重意義建構的過程

  對資料的意向性意義認知是研究者分析資料的潛在前提。扎根理論主張進行實地性、現場性的資料收集,之后再進行研究。不論收集資料和最終進行資料分析的是否為同一人,研究者在分析過程開始之前,對資料已經有一個意義建構的過程。以現象學的觀點視之,當人類認識事物時,即使做了加括號的動作之后,外部實在問題被懸置,但意識的意向性仍然會展現為一種構造功能。也就是說,當研究者面對資料時,資料作為一種原初給予被直觀呈現,是研究的起點。“每一種原初給予的直觀都是認識的合法源泉,在直觀中原初的(可以說是在其機體的現實中)被給予我們的東西,只應按如其被給予的那樣,而且也只能在它在此被給予的限度內被理解。”[4]84這種原初給予從哲學角度而言并非客觀呈現,而是意向性構成的結果。但需要明確的是,對這個過程僅能進行抽象分析,因為此過程處于非主動、非自覺的潛在狀態,是不顯現的內在過程。

  對資料分析的理論性意義建構是資料分析的目的,扎根理論的宗旨是進行理論建構。這種理論建構與科學家運用實驗材料驗證問題的過程相似,研究者也是采用某一學科理論對資料進行加工整理。在此過程中,資料所具有的意義已經不是內在的而是外在的,即它如何證明和證實研究者的理論假設。這個過程符合傳統哲學的認識論,即主體將個別事物作為自己的認識對象,運用理性思維對其進行抽象,從而得到規律性認識。在現象學的研究視野中,個別資料作為一般對象的規律性“并非以某種方式隱藏在個體對象之中。于是,我們可以從個別對象的直觀出發,不斷轉變自己的目光,使它朝向一般的對象”[2]25。也就是說,研究者對資料進行分析的過程本身同樣有一個意向性的構成過程。由此,建構理論就與研究者對資料的意向性認知緊密地結合在一起。

  (二)資料與理論的實證關系是研究者建構的結果

  扎根理論研究方法強調從現場收集資料,分析資料時注重運用“不斷比較”和“理論抽樣法”,內含的判斷是:如果方法程序無誤,那資料與理論就存在不證自明的實證關系。但考察由資料建構理論的準備過程,就會發現二者之間的實證關系是被建構起來的。

  選裁什么樣的資料來建構理論是研究者自行選擇的主觀過程;谠碚摰难芯繒诂F場生成大量資料,將所有資料都用于研究,在現實中和理論上都是不可能的。選裁資料是研究工作的第一步,而這種選裁都是為最終的理論建構服務。問題在于,這種選裁沒有像自然科學那樣可以量化的標準,需要研究者從主觀上作出決定。接下來的問題就是,這種主觀標準是什么?不同學科視域下的扎根理論研究,其選裁資料的標準有著較大差異,但相同的是不論哪個學科研究必然是以現有的理論范式為尺度對資料作出是否運用的選裁。當以現有的理論范式去選裁資料之時,這就完全違背了現象學方法所奉行的宗旨———“回到事物本身”,研究者已然是戴著有色眼鏡在考察資料了。因此,從這里開始,扎根理論研究所建構的理論已經遠離了資料與理論之間的客觀關聯,具有較強的主觀性。

  資料與理論的內在關系不能證明理論是對研究對象的真實客觀的描述。從資料到理論的飛躍,傳統認識論認為這是從具體到抽象、從感性到理性的加工過程。然而這一過程能夠形成,有賴于主體的思維加工。資料進入到主體的思維之中,其意象就已經脫離了感性的具體。研究者所建構的理論是這些抽象出來的各要素之間關系的再表達。根據現有的研究范式,這必然是研究者運用既有理論范疇對資料進行抽象的結果。以現象學方法視之,“不可設想將一種確定的概念和術語加于任何一種流動的具體物上,而且對于它的每一種直接和同樣是流動性的部分和抽象因素而言,情況也是一樣”[4]181。再者,當資料進入研究進程后,它就脫離了資料背后所代表的研究對象,但以社會現象或個體行為為載體的研究對象處于一種流變的狀態。這些都意味著研究對象、資料、理論之間的關系,仍然是研究者主觀建構的產物。

  三、對扎根理論中“靈活運用文獻”和“評估所建構理論”環節的批判

  靈活運用文獻指的是研究者對以往文獻進行批判性的梳理,以便為資料分析提供多元的理論分析框架。評估所建構的理論主要是根據扎根理論研究規定的標準,對建構的理論進行效能評價。從扎根理論的研究思路看,這兩個步驟緊密相連,且它們都是為理論建構的科學性和完整性服務的。按照現象學方法,“我們只能去觀察,描述所有這些作為自在的本質的知覺、判斷等等,去確定一切與本質相關的方面或在本質中的明證所予物”[2]26。換言之,在現象學方法視域中,研究對象“不再是自然的存在物而是一種意義或者說觀念的存在”[4]230。由此,研究者運用扎根理論研究方法若想真正歸納出理論,就不能用理論對資料作一種抽象形式的理解,而是要“以具體描述代替抽象論證”。

  (一)讓資料完整、客觀呈現

  資料是建構理論的基礎,其信度和效度無疑影響到理論建構的有效性。由于資料進入研究領域時因經選裁而存在非完整性的一面,當再用文獻對選裁好的資料作進一步研究時,對這些資料的描述是否真實就成了理論是否可靠的關鍵。

  當靈活運用文獻時,扎根理論的支持者已經意識到“前人的思想可能束縛我們的思路,使我們有意無意地將別人的理論往自己的資料上套,或者換一句話說,把自己的資料往別人的理論里套,也就是人們所說的‘削足適履’,而不是‘量體裁衣’”[1]。這種先入為主的理論認知,必將影響最終的理論建構。因此,當研究者評估其建構的理論時,要自覺審視已有的理論對所建構理論的影響。對于如何保證完整展現資料蘊含的意義,依據現象學方法,研究者要自覺實現對對象經過意義變樣的描述,即它并不忽視事物的具體性,而是要“在其充分的具體化中將全部本質內容提升到本質的意識,并將其當作一種觀念上同一的本質,它像其他本質一樣不僅是立即地、而且是在無數例子之中被單一化”[4]116。即在分析資料的過程之中,不刻意使用原有理論、概念的含括功能,而是盡可能通過觀察,由研究者自己去提煉新的概念。

  (二)確保理論建構的有效性

  評估所建構的理論是否有效,有兩個維度:一是內部維度,即扎根理論內部要求的標準,即資料與理論的關聯度;二是外部維度,即解釋類似研究對象的普遍性效力大小。關于評估所建構理論的內部維度因素較多,前文已述,這里重點討論外部維度。

  一是確保特殊推論共性的可能性路徑。問題在于,基于扎根理論的研究資料再齊全也是個別。建構理論是為求得某一研究對象背后所隱藏的普遍性,普遍性僅建立在個別基礎之上可靠嗎?對此現象學方法倒是給予了肯定回答:可以“從一個具體的感知或想象體驗出發,通過對實例加以變更,進而獲得不變的常項即本質”[2]28。研究者使用扎根理論研究的不論是社會現象還是個體行為,其意圖是了解這一類研究對象的共性。但任何研究總是具體的,不同于自然科學研究中物質存在的普遍性和同質性,社會現象或個體行為總會有自身的特殊性。當研究者對研究對象進行近距離、實時、互動式的觀察時,所收集的資料是否可以反映這類現象的共性是存在疑問的。如果在此研究階段運用現象學中的“本質直觀法”,就能讓局部為推論整體狀況奠定基礎,從而確保理論建構的效度。

  二是堅持評估所建構理論的客觀性標準。評估研究中建構的理論會有一個與已有文獻作比較的過程,這代表著評估所建構理論的客觀性標準。堅持這一標準,首先要明確所建構理論與現有理論存在一定程度的差別甚至是沖突。從現象學視角看,在研究方法、步驟都準確的前提下,存在差別或沖突都是正常的,因為研究對象一直處于流變之中。其次要明確現象學方法反對用已有概念、范疇去認知事物,并非意味著完全不能用,而是要在用以往概念、范疇評估理論時,注意區別其和所建構理論中的概念、范疇在內涵和外延上的不同,并評估在所建構的理論中,同樣的概念和范疇是否描述全面、清晰。

  四、結論

  用現象學方法改造扎根理論,從而提高理論建構的準確性和完整性,要在各個研究環節自覺灌注現象學的方法意識。一是在研究開始階段,研究者要放棄任何理論預設。遵循現象學的方法意識,要求研究者在思想中清空以前所有所學的理論知識。也就是要求研究者在研究過程中,避免用已有的理論或概念內涵去解釋自己看到的現象,而要用對研究對象的具體化描述充實已有的理論或概念。二是在研究現場收集資料時,要保持“面向事物本身”的理念,即放棄某些研究者所主張的對資料邊收集邊分析的習慣,真正做到“看到什么,記錄什么”。因為即時性資料分析一般是在用固有的理論、概念對資料進行抽象,此時的抽象工作勢必影響資料的完整性。三是進入研究階段后,對搜集的所有資料進行閱讀,然后在此基礎上依據建構理論的最終需要選裁資料。所有資料都是對研究對象的一個側面展示,只有通過對所有資料的整理,才能獲得全面揭示研究對象的整體性。四是在分析資料和建構理論階段,盡可能用現象學的描述方法對資料的意義進行挖掘,從而保證資料和理論之間的真正聯系。五是評估理論建構的有效性,要看從特殊推論一般的過程中,是否做到了“本質直觀”,從資料到理論是否做到了現象學式的“具體描述”。

  參考文獻

  [1] 陳向明.扎根理論的思路和方法[J].教育研究與實驗,1999(04):58—63,73.
  [2] 徐縣中.胡塞爾現象學方法研究[D].湘潭:湘潭大學,2008.
  [3] 倪梁康.胡塞爾現象學概念通釋[M].北京:三聯書店,1999:60.
  [4] 胡塞爾.純粹現象學通論[M].李幼蒸,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97.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四川快乐12app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