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社會哲學論文 > 河南省”綠水青山”區域旅游生態補償機制研究

河南省”綠水青山”區域旅游生態補償機制研究

時間:2020-07-08 14:59作者:依依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河南省”綠水青山”區域旅游生態補償機制研究的文章,大學綠水青山論文第二篇 題目:河南省綠水青山區域旅游生態補償機制研究 摘要: 對旅游生態補償模式展開研究繞不開的就是旅游生態補償的主體和客體方面。旅游生態補償主體主要包括旅游所在地政府組織、旅游企業、旅
    大學綠水青山論文第二篇
   
    題目:河南省"綠水青山"區域旅游生態補償機制研究
   
    摘要:對旅游生態補償模式展開研究繞不開的就是旅游生態補償的主體和客體方面。旅游生態補償主體主要包括旅游所在地政府組織、旅游企業、旅游者、環境保護非政府組織等。旅游生態補償客體主要分為兩類:對自然生態環境的補償和對利益受損者的補償。針對河南省風景區自身實際情況,提出旅游生態補償的方式:旅游反哺策略和參與式補償策略。研究認為河南省南灣湖風景區的旅游生態補償模式,應當采取以政府政策支持引導為主、多元化補償主體并存的方式。當然要達到目標必須有政府監管、企業參與,旅游生態補償主體逐步完善,鼓勵社區居民自覺主動參與。
   
    關鍵詞:南灣湖風景區,旅游生態補償,補償模式

大學綠水青山論文
   
    中共十八大報告創造性地提出了"五位一體"總體布局, 生態文明建設是基礎, 把生態文明建設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習近平總書記多次提到"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并將其寫入十九大報告, 提出了"加快生態文明體制改革, 建設美麗中國"的新要求。 2018年10月, 國務院正式批準《淮河生態經濟帶發展規劃》, 并提出合理打造流域生態文明建設示范帶、 生態廊道以及綠色生態發展示范區, 信陽作為五大中心城市之一, 其生態旅游發展上升至國家戰略層面。[1]2019年5月, 河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出臺《河南省貫徹落實淮河生態經濟帶發展規劃實施方案》, 明確了以信陽市為中心城市的生態經濟發展具體方案。
   
    旅游生態補償能夠有效緩解經濟發展與生態環境保護之間的對立, 有效減緩甚至避免由于開展旅游活動和旅游產業市場化對生態環境造成的影響和破壞, 做到"既要綠水青山, 也要金山銀山".旅游生態補償理論早在20世紀90年代就由西方學者提出, 應用于Bonaire海洋公園的旅游者生態服務費的支付意愿(WTP)調查中。隨后, 西方提出了環境/生態服務付費(payment for environmental/ecological services, PES)或環境/生態服務補償(compensation for environmental/ecological services, CES)等相關概念, 其目的都是調節生態旅游活動中相關者的利益, 實現生態環境可持續發展的目的。[2]國內學者近年來分別對國家公園、 森林公園、 自然保護區等研究區域展開實證分析, 構建出合理旅游生態補償機制, 提出參與式生態補償、 造血式補償、 反哺式補償等多種補償機制, 為實踐活動提供有效的指導。
   
    一、 南灣湖風景區旅游發展概況
   
    南灣湖素有"中原第一湖"之美稱, 坐落于信陽西南, 總面積720平方公里, 其中景區水域面積75平方公里。南灣湖擁有形態各異的61個島嶼, 當前開發較為成熟的景點包括南灣湖大壩、 猴島、 茶島、 鳥島、 花鰱島等。 景區森林植被覆蓋率高達89%, 空氣負氧離子含量高, 看秀山、 聽瀑水、 品毛尖、 食南灣魚, 已經成為吸引游客的特色亮點。南灣湖風景區憑借其山清水秀、 宜人風光榮獲國家AAAA級景區、 國家森林公園等多項榮譽。國家和地方政府層面都出臺相關政策, 對南灣湖生態旅游發展提供良好機遇。如《大別山革命老區振興發展規劃》 《淮河生態經濟帶發展規劃》等國家級戰略, 以及《信陽市旅游業轉型升級三年行動方案(2018-2020年)》 《信陽市關于培育茶文化旅游精品線路實施茶旅融合發展的工作方案》等地方性政府政策文件, 都給南灣湖風景區旅游發展帶來政策指導, 以及"真金白銀"的財政支持。
   
    在良好的政策指導和豐富的生態旅游資源優勢下, 南灣湖風景區的旅游業得到大幅度提升。以2018年為例, 南灣湖風景區共接待游客40萬人次, 比上年增長29%, 旅游總收入增長15.6%.同時, 南灣湖借助信陽茶文化節、 "首屆全球文旅創作者大會"、 國際馬拉松比賽等一系列節事活動, 著力發展水產業文化旅游、 開元文化旅游等活動項目。僅2019年"五一"期間, 南灣湖風景區的入園游客就達到5.65萬人次, 同比增長39.5%.南灣湖風景區的生態旅游正呈現蓬勃發展的勢頭。
   
    二、 南灣湖風景區旅游生態補償機制的構建
   
    本研究在對風景區展開區域研究的基礎上, 構建景區旅游生態補償機制, 重點從旅游生態補償的主體和客體、 旅游生態補償策略和旅游生態補償模式這三個方面展開。
   
    (一)旅游生態補償主體和客體
   
    生態補償機制遵循"誰開發誰保護, 誰受益誰補償"的原則, 明確利益相關者的利益關系是生態補償的前提。該原則能有效確保為生態環境保護而犧牲自身經濟利益或者其他利益的個人或組織得到補償, 而因生態資源開發獲益群體支付相應生態價值使用費。利益相關者的研究范式是針對整個生態旅游系統而言, 追求生態系統的整體利益, 而不僅僅是某些個體的利益。除了直接利益相關者外, 還應該全面考慮間接利益相關者以及潛在利益相關者, 進一步明確利益"受損者"和利益"受益者", 以劃分出旅游生態補償的主體和客體。
   
    1.旅游生態補償主體
   
    旅游生態補償主體的界定即要解決"誰補償"的問題, 這個補償主體就是旅游開發過程中的"受益者".旅游生態補償主體主要由以下四個部分構成。
   
    一是旅游所在地政府組織。一方面, 根據我國《憲法》和《物權法》的規定, 自然資源屬于國家所有。旅游活動的開展離不開自然資源, 地方政府作為當地自然資源的管理者, 是當地人民的代表, 景區旅游活動的蓬勃發展有利于地方經濟的繁榮, 促進就業和區域穩定, 地方政府可以從中受益,另一方面, 若地方政府不能合理進行旅游決策, 不恰當的旅游開發方式和粗放的經營模式也會給旅游目的地帶來生態環境的不可逆轉破壞。因此, 地方政府是旅游生態補償的主體。
   
    南灣湖風景區由于歷史原因, 其分屬于信陽市浉河區的水利、 林業、 交通等部門。這種分散、 多頭管理的體制嚴重制約了景區資源的有效整合和優化配置, 不利于景區生態資源的保護和開發利用, 也束縛了區域旅游經濟的發展。至2003年成立南灣湖風景區管理委員會, 統一負責景區的規劃、 建設和旅游資源開發, 才改變了以前的格局, 逐步實現資源的有效整合和優化配置。[3]南灣湖風景區管理委員會作為景區的開發者、 管理者, 屬于旅游生態補償的主體。
   
    二是旅游企業。隨著市場機制的引入, 很多景區經營呈現多種形式, 除了地方政府, 旅游企業也開始參與旅游資源的開發與經營。多樣化開發方式可以有效利用旅游企業豐富的資金優勢, 景區景點開發經營的先進經驗和模式, 成熟的市場運作以及充沛的人力資源優勢等, 并且可以解決地方政府資金不足、 經營經驗欠缺等問題。但是, 由于企業具有逐利性本質, 為防止企業為了追求利潤而犧牲生態環境資源帶來的不良影響, 就需要正確引導、 加強監管, 這樣企業才能以對生態環境友好的方式開發旅游, 承擔起相應的旅游生態補償責任。
   
    南灣湖風景區管理委員會以《淮河生態經濟帶發展規劃》 《大別山革命老區振興發展規劃》《信陽兩湖區域發展戰略規劃》等規劃為基礎, 結合南灣功能定位和主導產業, 加大企業招商引資力度, 僅2018年就簽約8個大項目。其中總投資100億元的開元旅業集團的開元文化旅游度假綜合項目、 錦鴻置業和綠城集團共同打造的集商業休閑和人居環境為一體的 "桃李春風"項目、 南灣水產業文化旅游項目等均已開工建設。與此同時, 融創影視基地、 華僑城歡樂谷等多個項目在積極商談中。旅游企業的參與為南灣湖風景區帶來了活力, 企業和政府均為旅游活動開發的受益者, 需要作為旅游生態補償主體承擔起相應的補償義務。
   
    三是旅游者。旅游業并非傳統印象中的"無煙產業", 對自然資源環境依賴性較強, 旅游開發過程中的建筑占地、 能源消耗、 廢水廢氣排放等, 都會影響甚至破壞自然環境。旅游業進行資源整合和新業態培育, 結合區域旅游十四要素("吃、 住、 行、 游、 購、 娛、 廁"七個旅游基本要素和"文、 商、 養、 學、 閑、 情、 奇"七個旅游發展要素), 為旅游者提供了觀賞、 游覽、 學習、 養生等游憩空間, 給旅游者帶來物質和精神的雙重愉悅, 旅游者作為旅游活動的受益者, 理應是旅游生態補償的主體。
   
    南灣湖生態旅游資源豐富, 生態旅游需求呈現連年增長的趨勢, 較高的游客接待人數提供了旅游者補償主體的基數保障。
   
    四是環境保護非政府組織及其他,F階段, 政府是絕大多數旅游生態補償的主要承擔者, 其補償方式主要依靠財政轉移支付, 補償額度有限。環境保護非政府組織(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NGO)早在1865年就出現在英國, 隨后德國、 日本等國家都先后意識到, 環境保護不能完全依賴政府, 需要民間環保組織的力量。作為政府補償體系的補充, 環境保護非政府組織有著獨特的優勢。首先, 環境保護非政府組織的公益性特質使其能夠較為客觀地向外界傳遞環保信息, 宣傳引導優勢較強,其次, 環境保護非政府組織吸引一批從事專門環境研究的專家和學者, 可以運用科學的方法和手段進行研究, 其研究成果既能夠有效解決當前面臨的環境問題, 又能夠為政府決策提供依據。當前已有很多環保組織。 世界性組織, 如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 IUCN)、 世界自然基金會(World Wide Fund for Nature or World Wildlife Fund,WWF)、 大自然保護協會(The Nature Conservancy, TNC)等。在我國有中華環;饡、 中國綠化基金會、 綠色家園志愿者、 中國環保產業學會等非政府組織。環境保護非政府組織是對旅游生態補償體系的進一步完善。
   
    2.旅游生態補償客體
   
    旅游生態補償客體要解決"補償誰"的問題, 即識別在旅游開發過程中的"受損者".現有研究中主要將受償對象分為兩類: 對自然生態環境的補償、 對人的補償。
   
    (1)自然生態環境。
   
    各種自然資源和人文景觀資源是旅游業發展的前提, 旅游資源開發不可避免要對自然環境產生影響。一方面, 旅游者在旅游景區的活動對自然生態環境產生影響, 而且有可能破壞生物景觀依存的環境、 損壞文化遺跡甚至破害生態系統的平衡。另一方面, 旅游企業如酒店、 餐館等對生境的影響, 甚至部分旅游企業環保意識不強, 一味追求經濟效益而置環境于不顧, 對自然生境造成污染。當前南灣湖是信陽市中心城區唯一的飲用水水源地, 其水源保護事關重大。但部分旅游企業仍為了一己私利擅自將生活污水和生活垃圾排入水庫, 造成生境污染。僅2018年開展南灣湖飲用水水源地專項整治行動以來, 就查處了譚家河鄉境內南灣水庫上游農家樂地鍋飯24家, 臨近水域的老張、 茶鄉、 濱湖軒的地鍋飯3家。[4]除了旅游餐飲, 還有部分游客在飲用水源一級保護區內游泳、 釣魚以及旅游航運的污染等一系列問題亟待加強整治。
   
    (2)利益受損者。
   
    隨著旅游活動的展開, 社區居民的生活質量不可避免地會受到種種負面影響, 如人流量大造成的交通擁堵、 物價水平提高、 衛生環境受到影響等。部分學者基于相對剝奪感、 主觀幸福感、 生活滿意度等印證了旅游發展對社區居民的影響。[5]作為旅游開發中利益受損方, 社區居民是生態補償中的受償方, 應當以合理的方式得到補償。
   
    (二)旅游生態補償策略
   
    我國傳統生態補償實踐主要依賴政府財政轉移支付式的"輸血式"補償, 補償資金有限。以云南省玉龍縣為例, 每年2590萬元的政府財政撥付的生態效益補償金若平均分給社區居民, 每戶每年也僅能均攤到136元的補償金。[6]單一的補償方式和微薄的補償金額不足以調動社區居民對生態環境保護的積極性, 甚至有人為了彌補自己因生態環境保護而造成的損失, 做出破壞生境的舉動。因此, 應積極探索補償策略, 調動利益相關者的參與積極性, 將傳統"輸血式"補償向"造血式"補償轉變。
   
    1.實施旅游反哺策略
   
    旅游反哺機制即以旅游收益對旅游環境進行回饋, 旨在實現旅游資源的永續利用, 做到"從旅游中來, 到旅游中去".以云南普達措國家公園為例, 為了妥善處理國家公園建設與社區發展的關系, 迪慶州特別出臺《普達措國家公園旅游反哺社區發展實施方案》, 建立了社區生態補償機制, 從經營公司的旅游收入中撥出專項資金用于公園社區的直接經濟補償。社區居民切實從國家公園的建設中享受到實惠, 積極主動參與到森林防火、 巡護監測等工作中。
   
    從2018年信陽南灣湖風景區預算支出報告中, 未看到直接用于生態環境保護和修復的支出項, 對社區居民的補償費用僅占總預算的12%(其中214.3萬元用于社會保障和就業、 27.5萬元用于對個人和家庭的補助支出)。信陽南灣湖風景區可借鑒普達措國家公園成功的旅游反哺經驗, 制訂符合景區實際情況的反哺實施方案。信陽南灣湖風景區應成立旅游生態補償反哺專項基金, 基金來源包括財政預算、 生態補償扶持資金、 景區門票收入、 旅游企業資源占用費、 其他機構捐贈等。此外, 2018年1月1日起正式由國家征收的環境稅也可以作為旅游生態補償反哺專項基金的補充。反哺專項基金主要用于直接對社區居民的現金補償、 社區基礎設施建設、 社區居民就業以及對景區管理部門的反哺。旅游反哺專項基金應設立專門管理機構, 負責基金的征收、 管理及績效評估等相關工作。
   
    2.參與式補償策略
   
    生態旅游活動的開展側重于對自然資源的保護和開發, 原社區居民不得已遷出原居住地, 或者放棄原有的生活生產方式, 做出了巨大犧牲, 是生態補償客體中的重要環節, 理應就其喪失的機會成本獲得相應補償。但是現有的生態補償主要是依靠政府和旅游企業, 補償方式主要是政府財政轉移支付和貨幣補償。這種補償方式一方面均攤到每位居民的補償金額低, 補償效果不明顯,另一方面, 無法實現對社區居民永續的生存保障。因此, 補償方式在原先的貨幣補償的基礎上, 可采用參與式補償形式。
   
    首先, 為保障原社區居民的生活標準不降低, 在金錢補償之外, 還應該根據社區居民的受影響程度為居民安置住房。當前, 信陽兩湖區域發展戰略規劃正在緊鑼密鼓籌備中, 計劃將"兩湖區域"發展成為康養和文旅產業集中區。其中 "兩湖"之一的出山店水庫的修建涉及的移民搬遷工作極為艱巨。移民搬遷除了現金補償、 資金獎勵等形式, 還有政府安置住房以保障民生。
   
    其次, 鼓勵居民參與茶文化產業。信陽是"中國毛尖之都", 應鼓勵當地社區居民積極參與發展傳統茶產業, 并進一步調整產業結構、 拉長產業鏈條, 從傳統的茶葉種植和采茶活動, 到現在的綠茶、 "信陽紅"紅茶、 黑茶、 花茶等多種品類共存, 并開發茶飲料、 茶食品、 茶器具等多種產業。同時, 借助茶產業帶動茶文化休閑旅游行業的發展, 開展茶文化體驗之旅、 國際山地徒步大會、 馬拉松大賽等活動。 憑借信陽茶文化節的盛事, 推動茶產業的綜合新型結構升級和發展, 讓更多移民參與到產業發展中去。
   
    再次, 鼓勵居民參與到旅游經營活動中去。旅游活動涉及食、 住、 行、 游、 購、 娛等眾多產業, 屬于人力資源密集型產業, 可促進就業, 穩定地方經濟。生態旅游活動的開展可提供大量就業崗位, 可補償因生態環境保護和旅游開發影響原社區居民生活方式而產生的損失。經過適當培訓, 可讓社區居民從事導游服務、 輪渡服務、 接待服務等直接旅游服務活動。此外, 還可借鑒廈門島黃厝村的生態旅游股份合作制經營方式, 讓社區居民成為生態旅游開發的股東和勞動者, 社區居民與旅游企業開發者共同經營, 發揮其主人翁意識, 在旅游生態補償中變被動為主動, 使社區居民真正能從生態環境保護和旅游開發活動中受益, 實現生態資源的高效利用, 從而避免因補償力度不足而出現的抵觸情緒。
   
    (三)旅游生態補償模式
   
    近年來關于生態補償的標準和模式, 不同學者從不同角度展開了相關研究, 基于技術標準的補償主要有支付意愿調查(willingness to pay, WTP)、 生態服務價值、 生態足跡、 邊際機會成本等, 但是這些方法尚未被廣泛應用于現實中。以生態服務價值方法為例, 其結果需要經過大量的數據分析計算, 但是較高的生態補償計算金額在實際補償過程中又難以被接受。同時, 現實生態補償還需考慮補償主體、 補償客體等利益相關者的自身特點和博弈關系、 可操作性等, 僅簡單地通過技術方法計算得到的補償數據難以廣泛采用。
   
    因此國內外學者開始將研究側重于生態補償資金分配, 而非補償金額的計算上。例如, 英國成立生態保護和補償機構用于研究生態補償的具體運作, 美國成立森林驅動機構以推動生態補償項目的進展。根據中國實際, 國內學者主要將我國生態補償分為政府補償模式和市場補償模式兩種類型, 并提出"分級、 分區、 分類"的高效補償策略。[7]
   
    1.常見旅游生態補償模式
   
    目前中國常見的旅游生態補償模式主要如下。
   
    (1)政府補償模式
   
    典型的政府補償模式主要有兩種。 第一, 地方政府轉移支付。政府在生態補償中占主導地位, 除了政策制定, 主要依賴財政轉移支付來解決生態環境的公共品屬性造成的生態環境破壞。財政轉移支付制度于1994年開始實行, 自2007年開始, 其中單列一項資金用于環境保護, 且數額連年增加。政府轉移支付資金來源廣泛, 如資源環境稅收、 專項交納金等, 具有強制性特點, 有利于生態補償有序實施。第二, 國家項目補償。生態補償還可借助政府專項資金補貼, 用于重要生態保護區的生態建設項目, 如退耕還林還草項目、 "三北"防護林工程等。以大別山區生態補償項目為例, 2016年河南省政府借助此補償項目向大別山革命老區中桐柏縣等7縣(市、 區)重點生態功能區轉移支付3億元, 用于桐柏-大別山生態功能區、 沿淮生態保育帶實施生態保護和修復,2019年僅六安市就獲得1.6億元安徽省政府生態補償金用于大別山區水環境保護工作。
   
    (2)市場補償模式
   
    市場補償模式是借助市場的靈活性和高效性, 將生態服務供給和生態消費購買形成市場交易, 當前主要有兩種模式, 即生態購買模式和產品認證模式。在生態補償中運用市場力量, 當前已有很多探索和實踐。例如碳排放交易權在2017年就由交易試點走向全國, 交易體系從化工、 建材、 鋼鐵、 電力、 航空等行業走向全社會。在長江上游灑漁河流域生態補償示范項目中, 區域政府向亞洲開發銀行貸款1億美元用于解決灑漁河流域的生態保護項目建設資金問題, 并獲得技術援助。大別山區水環境生態補償項目雖然是以政府為主導, 但是積極鼓勵企業投資類、 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類項目的融入。這些實踐都是對推動建立市場化、 多元化生態補償機制的有益嘗試。 國家發改委、 財政部等九部委提出至2020年初步形成"受益者付費、 保護者合理補償"市場化政策, 到2022年生態保護補償市場體系進一步完善的要求。
   
    2.南灣湖風景區的補償模式構建
   
    根據以上研究, 結合南灣湖風景區的實際情況, 形成"以政府政策支持引導為主, 多元化補償主體并存"的旅游生態補償模式(見圖1)。
   
    首先, 政府政策主導。作為市委、 市政府派出機構, 南灣湖風景區管理委員會主要負責南灣湖的總體規劃和開發, 在當前旅游生態補償的市場機制不成熟的時刻發揮其外部引領、 制約和監督作用。政府的旅游生態補償功能主要體現在政策指導、 政府財政轉移支付以及項目支持等方面。例如, 國家環境保護總局早在2007年就發布了《關于開展生態補償試點工作的指導意見》, 并在自然保護區、 重要生態功能區、 礦產資源開發和流域水環境保護等重點領域構建生態補償標準體系, 推動相關生態補償政策法規的制定和完善, 為全面建立生態補償機制奠定基礎。此后又相繼出臺《關于健全生態保護補償機制的意見》《關于加快建立流域上下游橫向生態保護補償機制的指導意見》等, 國家生態補償發展路線圖已基本明確。在國家的政策引導下, 各地積極響應號召, 河南省印發《河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印發河南省城市環境空氣質量生態補償暫行辦法和河南省水環境質量生態補償暫行辦法的通知》(豫政辦[2017]74號), 并嚴格落實按月實施生態補償并予以公布。以河南省2018年10月份生態補償情況為例, 就城市環境空氣質量生態補償情況而言, 信陽市得到的生態補償金數額為508萬元, 居全省第一。項目支持則是在政府機構的政策、 財政等有效引導下和企業展開合作, 借助企業靈活的資金資源、 技術優勢等對南灣湖旅游開發和生態環境保護給予補償。比如前文提到的南灣湖風景區管理委員會與開元旅業集團、 綠城集團等成立的開元文化旅游度假綜合項目、 "桃李春風"項目、 南灣水產業文化旅游項目等都是如此。

    其次, 市場補償機制。市場補償機制具有靈活、 高效、 資金豐富等諸多優勢, 是對政府補償的補充。國外市場化運作的生態補償主要包括直接購買或補償、 水費附加、 興建替代工程或采用替代方案等。[8]根據南灣水庫管理局相關數據, 南灣湖灌區年均發電量1500萬千瓦時, 水庫年供水8000萬立方米, 養殖水面7萬畝, 年捕撈鮮魚75萬公斤。南灣湖可以利用水費、 電費附加的方式從水電戶籌集資金, 用于南灣湖的生態補償。此外, 北湖、 正在興建中的出山店水庫等水利工程可提供新的濕地, 增加生態環境棲息地, 對生態環境起到補償作用。在南灣湖風景區附近正在興起一批重點旅游項目, 如南灣水產業文化旅游項目、 開元文化旅游項目、 "桃李春風"項目等, 這些旅游企業在市場運營中應承擔起相應生態補償責任。
   
    再次, 多元化補償主體并存。旅游生態補償的主體正在漸進演變。 當市場有效機制欠缺時, 需要政府主導, 采用財政轉移支付、 政策指導等手段進行生態補償,隨著機制逐漸成熟和完善, 補償主體開始轉向市場主導補償以及后期的生態受益者自覺補償。補償主體也由單一的政府, 向政府、 旅游企業、 旅游者、 非營利組織并存轉變。反哺式、 參與式等多種補償方式并存, 用于對自然生態環境、 利益受損方等多重客體的生態補償。最終實現旅游生態補償的造血式補償, 有利于生態環境的循環、 永續發展。
   
    三、 旅游生態補償機制的思考

   
    本研究以信陽市南灣湖風景區為研究對象, 構建了相應的旅游生態補償機制, 在明確旅游生態補償的主體(旅游所在地政府組織、 旅游企業、 旅游者、 環境保護非政府組織及其他)和補償客體(自然生態環境和利益受損者)后, 探索出適合南灣湖風景區的旅游反哺、 參與式補償等補償策略, 在此基礎上形成"以政府政策支持引導為主, 多元化補償主體并存"的補償模式。根據旅游生態補償模式的研究, 提出三點思考。
   
    第一, 政府監管、 企業參與。
   
    在旅游生態補償過程中, 常見的政府補償和市場補償各有利弊: 政府有補償意愿和補償的宏觀指導, 但是存在著靈活性差、 資金不足、 技術不足等諸多問題, 市場又因其逐利性本質而缺乏生態補償的主動性。因此在實際操作中, 需要政府和企業的通力合作、 優勢互補, 構建合理的補償機制。在旅游生態補償早期階段, 以政府的財政轉移支付為主,在逐漸發展過程中, 企業開始參與其中, 逐漸發展為以政府的政策指導和監管為主, 企業發揮積極作用?山梃b當前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模式, 政府和社會企業以特許協議為基礎, 形成合作伙伴關系, 確保合作效果比預期單獨行動更為有利。政府與社會企業建立起"利益共享、 風險共擔、 全程合作"的共同體。 政府主要通過旅游活動項目為旅游生態補償提供政策支持和引導, 確保項目良好的運行環境和秩序, 起到引導和監管作用,企業負責提供資本和項目運營、 技術支持等, 在政府政策引導下降低經營風險。最終結果是政府的財政負擔減輕, 社會企業的投資風險減小, 達到"雙贏", 有利于旅游生態補償的可持續運作。
   
    第二, 旅游生態補償主體逐步完善。
   
    在旅游生態補償的成熟階段, 補償主體逐漸由原先的政府或企業的單一主體向多元化主體轉變, 形成多元補償主體并存的穩定態勢?山柚、 企業、 游客、 非營利組織等補償主體優勢互補, 并借助多樣化補償方式和手段, 形成綜合、 穩定的生態補償格局。
   
    第三, 鼓勵社區居民自覺主動參與。
   
    通常, 在旅游生態補償利益相關者中, 社區居民是作為利益受損者的補償客體一方。但是在具體補償過程中, 居民也可積極發揮其能動作用。在爭取自身補償權益時, 社區居民可參與補償談判過程, 為自身爭取合理補償金額、 補償方式, 獲得諸如住房、 就業、 參與旅游活動經營等多種形式的補償。此外, 社區居民還可發揮其主人翁意識, 對旅游者的不文明行為進行有力監管, 保護好生態環境,對旅游企業是否履行其應盡的生態補償責任實施監督, 確保社區居民自身的利益以及生態系統的均衡發展。
   
    參考文獻
    [1] 國務院關于淮河生態經濟帶發展規劃的批復:國函[2018]126號[EB/OL].(2018-10-18)[2019-02-18]. 
    [2] 鄭偉,徐元,石洪華,等。海洋生態補償理論及技術體系初步構建[J].海洋環境科學,2011(6):877-880.   
    [3] 張冰,申韓麗,王朋薇,等。長白山自然保護區旅游生態補償支付意愿分析[J].林業資源管理,2013(1):68-75.   
    [4] 楊小杰。四川省生態旅游補償額度研究[J].西南民族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4(11):139-142.   
    [5] 梁增賢。旅游地社區居民生活質量評估:檢驗多重差異理論的適用性[J].旅游學刊,2018(2):38-47.  
    [6] 蔣依依,宋子千。重塑旅游業在區域生態補償中的功能:云南省玉龍縣案例的思考[J].旅游學刊,2014(4):7-8.

    范文一:大學綠水青山論文(5篇范文)
    范文二:河南省"綠水青山"區域旅游生態補償機制研究
    范文三:"綠水青山"下的黃河水文化發展研究
    范文四:論綠水青山背后的稅收支持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四川快乐12app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