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體育論文 > 體育休閑旅游與主觀幸福感的關系探究

體育休閑旅游與主觀幸福感的關系探究

時間:2020-07-08 11:21作者:陳孟忠 王佳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體育休閑旅游與主觀幸福感的關系探究的文章,隨著社會工作節奏的加速、生活壓力的增加,亞健康問題已經成為全社會關注的現象。習近平總書記在2013年8月提出,全民健身是全體人民擁有健康體魄、幸福生活的基礎,人民擁有健康是實現小康社會的重要途徑,是實現幸

  摘    要: 對浙江省沿海地區871位體育休閑旅游參與者的體育休閑旅游體驗進行調研,采用6級評分制對其主觀幸福感進行評測,進而分析體育休閑旅游對參與者主觀幸福感的影響。通過三因子多元協方差分析,發現時間、強度和頻率在成長進步體驗和家庭氛圍體驗維度的主效應及其交互效應顯著;通過雙因子多元協方差分析,發現運動量和參與形式對參與者主觀幸福感的影響主要集中于目標價值體驗、身體健康體驗、成長進步體驗、心態平衡體驗、社會信心體驗以及自我接受體驗等維度。

  關鍵詞: 體育休閑旅游; 幸福感; 協方差分析;

  Abstract: This paper investigated the sports leisure travel experience of 871 participants in the coastal area of Zhejiang province, and evaluated their subjective well-being using a 6-level rating system.Furthermore, it analyzed the influence of sports leisure tourism on participants' subjective well-being.Through the three-factor multivariate covariance analysis, it found that the main effects and interaction effects of intensity, time and frequency in the dimensions of growth and progress experience and family atmosphere experience were significant; through the two-factor multivariate covariance analysis, it found that the impact of exercise on residents' subjective well-being was mainly manifested in the dimensions of target value experience, physical health experience, growth and progress experience, mental balance experience, social confidence experience and self-acceptance experience.

  Keyword: sports leisure travel; happiness; covariance analysis;

  隨著社會工作節奏的加速、生活壓力的增加,亞健康問題已經成為全社會關注的現象。習近平總書記在2013年8月提出,全民健身是全體人民擁有健康體魄、幸福生活的基礎,人民擁有健康是實現小康社會的重要途徑,是實現幸福生活的重要保障?梢,體育事業的發展,對中國的經濟、社會發展以及人民的幸福感具有重要的作用。而體育休閑旅游的發展無疑是發展體育運動,實現全民健身,增強人民幸福感,實現“幸福中國夢”的重要途徑。體育休閑旅游與參與者主觀幸福感是否關聯?體育休閑旅游對參與者主觀幸福感的影響機制、效果及提升路徑是什么?這些都是目前中國經濟社會發展亟待研究的課題。

  1、 文獻綜述

  對于幸福感的含義,國外研究比較豐富。Diener等(1999)[1]指出:主觀幸福感是每個個體對其生活、工作、學習及其它各個方面滿意度的整體評價,并據此對事物產生正面且積極情感的一種心理狀態。Angus Deaton(2010)[1]指出,主觀幸福感分為情感福祉和生活評價兩個方面。情感福祉指人們每天的情緒,如高興、壓力、悲傷、生氣、使人高興和不高興的影響因素的頻率和強度;生活評價指當人們思考他們的生活時所持有的想法。
 

體育休閑旅游與主觀幸福感的關系探究
 

  關于幸福感評價體系的研究,姜海納等(2013)[3]總結了影響人們幸福感的主要因素,其包括職業情況、文化氛圍、經濟基礎、健康狀態以及社會環境等五個方面,構建了考察微觀個體幸福感的評價指標體系。薛新東等(2015)[4]采用美國蓋洛普(Gallup)咨詢公司構建的研究方法與設計理念,選取就業狀態、收入水平、社會關系、健康情況以及社會環境這五個主要指標來評價參與者的主觀幸福感。

  關于休閑與幸福感關系的研究,Ng等(2018)[5,5]認為休閑是幸福的源泉。Bartolini等(2015)[6]發現,主觀休閑認知直接并且顯著地作用于主觀幸福感。Ambrosio等(2012)[7]指出:諸如訪親探友、積極參加俱樂部等社交性休閑活動,能夠顯著地促進個體主觀幸福感提升。Andreia等(2011)[8]發現休閑活動對人類的主觀幸福感具有促進作用,但不同性別和不同年齡段的群體對于不同類型的體育休閑旅游活動所帶來的主觀幸福感評價也具有明顯差異。鄭元男(2019)[9]發現參與休閑體育活動的老年群體的休閑滿意度對其主觀幸福感產生明顯的影響。

  2、 研究設計與數據來源

  2.1、 研究設計

  主觀幸福感采用邢占軍(2003)[10]編制的“中國城市居民主觀幸福感量表簡本”與邢占軍(2002)[11]編制的“單項目自陳主觀幸福感量表”進行測量。“中國城市居民主觀幸福感量表簡本”包含10個維度,總共20個項目;每個項目采用6等級(1-6分)記分法,分值越高幸福感越強;量表的內部一致性系數為0.8475。該量表具有良好的同質信度。“單項目自陳主觀幸福感量表”由一個項目組成———“總地看來,我是一個幸福的人”,要求被調查者做出6級評價(1-6分),分值越高幸福感越強。

  2.2、 數據來源

  本次調研共向浙江省體育休閑旅游參與者發放問卷1040份。在調研實測時統一所有測試指導語,現場填答,當場收回;厥諉柧932份,回收率為89.6%。有效問卷871份,有效率為93.5%。一周后,對相同答卷的20位被調查者進行了重測。相關的系數r=0.81,顯著性檢驗p<0.01,證明本次問卷的可信度是符合統計學基本要求的。

  2.3、 研究方法

  對所得調查資料利用spss21.0 for windows進行處理并對統計結果進行分析,運用分類與比較、歸納與演繹、分析與綜合等邏輯推理的知識與方法,界定休閑體育的內涵。通過對寧波居民休閑體育發展現狀的分析,找出影響寧波居民休閑體育發展的主要因素,進而提出寧波居民休閑體育發展的對策。

  3 、參與者對體育休閑旅游的認識

  3.1、 參與體育休閑旅游的動機

  圖1 參與體育休閑旅游的動機
圖1 參與體育休閑旅游的動機

  體育休閑旅游方式多樣且靈活,能夠提升人體的生理機能,能夠顯著地提升人們對疾病的抵抗能力和對自然環境變化的反應能力。各年齡段的人群都認為,增強體質、增進健康是參與體育休閑旅游的首要目的。圖1所示,20-30歲、31-40歲年齡段的人群參與體育休閑旅游活動的動機比較單純,主要是為了達到增強體質、健美瘦身、緩解壓力等目的;41-50歲年齡段的人群主要為了增強體質、保持體型和調節精神等;而51歲以上年齡段的人群主要是為了增進健康和防御疾病。

  3.2、 體育休閑旅游目的地滿意度

  對于休閑旅游目的地滿意度的問題,有78.9%的參與者認為現有目的地能滿足體育休閑活動的需要,其中認為能完全滿足的人數占25.9%;認為不能滿足體育休閑活動需要的有184名,占21.1%。不同年齡段的參與者對體育休閑旅游目的地的滿意度不同,在20-25歲年齡段有43.0%的參與者不滿足,在50歲以上的2個年齡段中完全滿足的比例最高(見表1)。

  表1 體育休閑旅游目的地滿意度
表1 體育休閑旅游目的地滿意度

  3.3 參與者幸福感特征

  主觀幸福感的測量采用6級評分,6級評分的中值為3.5。從表2可以看出,成長進步體驗、自我接受體驗、家庭氛圍體驗、社會信心體驗、知足充裕體驗等得分超過中值3.5,其它維度接近中值,主觀幸福感的總均分超過中值3.5。這說明受訪者的主觀幸福感水平較高。如表2所示,在本次調查中,自陳主觀幸福感均值為4.3770,水平非常高;其與主觀幸?偡值南嚓P系數為0.177(p﹤0.001),表明主觀幸福感結果的可信性較高。

  表2 體育休閑旅游參與者主觀幸福感特征
表2 體育休閑旅游參與者主觀幸福感特征

  4 、體育休閑旅游對參與者主觀幸福感的影響

  4.1、 體育休閑旅游時間、強度和頻率對參與者幸福感的影響

  為了分析體育休閑時間、強度和頻率對參與者主觀幸福感的影響,以主觀幸福感各維度為因變量,以體育休閑強度、一次性休閑時間和頻率為自變量,以年齡為協變量,進行5(強度)×5(時間)×5(頻率)的三因子多元協方差分析,結果如表3所示。為了研究方便,表3中僅列出主效應顯著的因子?偟膩砜,時間、強度和頻率在成長進步體驗和家庭氛圍體驗等維度的主效應及交互效應顯著。在對參與者主觀幸福感的影響作用中,時間、強度的主效應以及時間和頻率的交互效應較為顯著。

  表3 體育休閑旅游時間、強度和頻率對參與者幸福感影響的多元協方差組間檢驗
表3 體育休閑旅游時間、強度和頻率對參與者幸福感影響的多元協方差組間檢驗

  4.2 、體育休閑旅游運動量和形式對參與者主觀幸福感的影響

  為更深入地考察運動量和參與形式對參與者主觀幸福感的影響,把主觀幸福感各維度作為因變量,把運動量和參與形式作為自變量,把年齡作為協變量,進行3(運動量)×5(參與形式)的雙因子多元協方差分析。由表4可知,體育休閑旅游的運動量對參與者主觀幸福感造成影響的幾個維度分別為目標價值體驗、成長進步體驗、身體健康體驗、社會信心體驗、心態平衡體驗以及自我接受體驗。參與形式對參與者主幸福感的影響主要體現在人際適應體驗和家庭氛圍體驗維度;而其交互效應主要集中于自我接受體驗與家庭氛圍體驗兩個維度。

  表4 體育休閑旅游運動量和參與形式對主觀幸福感影響的多元協方差組間檢驗
表4 體育休閑旅游運動量和參與形式對主觀幸福感影響的多元協方差組間檢驗

  5 、研究結論與建議

  5.1 、研究結論

  首先,人們參與休閑體育旅游的動機逐漸向多元化發展,主要體現在增強體質、增進健康、健美瘦身、消除緊張、預防疾病、社會交往、豐富生活內容、追求時尚運動以及提高文化素養等方面。各個年齡段參與者都具有較強的體育休閑旅游情感?梢,體育休閑旅游日益成為人們所喜愛的休閑方式,體育休閑旅游的發展有著較好的情感基礎。不同年齡段的參與者對體育休閑旅游目的地的滿意度不同。其次,體育休閑旅游的參與時間、強度和頻率的主效應與交互效應集中表現在兩個維度,即成長進步體驗維度與家庭氛圍體驗維度。這說明主觀幸福感其實是一種相對穩定的心理感受,參與時間、強度和頻率的主效應與交互效應只能對其一部分因子具有顯著影響,主觀幸福感在很大程度上被其它因素所影響。時間、強度的主效應以及時間和頻率的交互效應較為明顯,表明為了產生更積極的心理效應,在參與體育休閑旅游時需要達到一定的時間與強度。參與形式的主效應主要體現在人際適應體驗與家庭氛圍體驗兩個維度,這也同樣驗證了群體參與形式能夠在體育休閑旅游中構成正向心理效應。運動量能夠對參與者主觀幸福感產生較廣的影響,而參與形式和運動量的交互效應僅僅體現在自我接受體驗和家庭氛圍體驗兩個維度,這進一步說明在體育休閑旅游對參與者主觀幸福感的影響作用中,運動量是決定性的因素。

  5.2、 相關建議

 、偶哟笮麄髁Χ,提高人們體育休閑旅游的情感度。要借鑒各種有益的規章制度,借助廣播、電視、報紙等多種媒體進行多角度、多渠道、多層次的深入淺出的引導性宣傳,提高參與者對體育休閑旅游的再認識,逐步調整參與者體育休閑旅游的行為與動機,鼓勵參與者在閑暇時間里積極參加多種形式的體育休閑旅游,培養多樣化的體育休閑旅游興趣,把體育休閑旅游作為提高生活質量的切入點。

 、萍訌婓w育休閑旅游目的地建設,提升參與者滿意度。各級政府及相關部門應加大對體育休閑旅游目的地的建設開發力度,應把發展體育休閑旅游業作為必備的內容,納入城市建設規劃之中,按照科學、便捷、全面的原則,結合當地人口數量、居民素質、性格偏好以及經濟發展狀況和消費水平,開發相應的體育休閑旅游項目,增加體育休閑旅游基礎設施建設投資,開發優質的體育休閑旅游目的地。

 、峭晟乒芾頇C構,組建技術精湛的指導隊伍。地方政府及相關部門要建立專門的體育休閑旅游管理機構,再由這些機構組建各種體育休閑旅游協會、體育休閑旅游指導中心和體育休閑旅游俱樂部等,形成系統的體育休閑旅游管理網絡,組建具有組織協調能力、精通體育專業知識與旅游管理業務相結合的體育休閑旅游指導隊伍,有效地組織和指導人們科學地進行體育休閑旅游活動,使人們對體育休閑旅游的參與時間、強度與頻率進行合理規劃,在有限的參與條件下對幸福感達到最大的提升。

 、燃訌姰a品開發,建立多元化的體育休閑旅游項目體系。根據參與者的身心特點、能力層次以及對體育休閑項目的興趣愛好,開發相應強度、復雜度以及年齡組合的體育休閑旅游項目。比如開發適合于青、壯年人群的健美瘦身、美容美體等方向的體育休閑旅游項目;開發適合于中、老年人群的養身保健型項目等。通過合理設計和布局,形成風格各異、內容豐富,以及形式多樣的多元化的體育休閑旅游項目體系,以滿足不同群體對體育休閑旅游的多方面需求,提升廣大人民群眾的主觀幸福感。

  參考文獻

  [1] Diener E.Subjective well-being[J]. American Psychologist,2000(1):34-43.
  [2] Angus Deaton. Income,aging,health and wellbeing around the world:evidence from the gallup world poll[J]. NBER Working Paper No.13317, 2007(8):1-45.
  [3] 姜海納,侯俊軍.國民幸福感指數評價指標體系的構建及測算[J].統計與決策,2013(23):4-7.
  [4] 薛新東,宮舒文.居民主觀幸福感的評價體系及影響因素分析[J].統計與決策,2015(7):95-97.
  [5] Ng Z,Hucbncr E,Hills K, Valois R. Mediating effects of emotion regulation strategics in the relations between stressful life events and life satisfaction in a longitudinal sample of early adolescents[J]. Journal of School Psychology,2018(1):1-26.
  [5] Bartolini S, Sarracino F. The Dark Side of Chinese Growth:Declining Social Capital and Well-Being in Times of Economic Boom[J]. World Development, 2015(74):333-351.
  [7] Ambrosio C,Frick J R. Individual Wellbeing in a Dynamic Perspective[J]. Economica, 2012(79):284–302.
  [8] Andreia Braisa-Zeanec, Marina Merkas, Iva Sverko. Quality of Life and Leisure Activities:How do Leisure ActiviLies Contribute to Subjective Well-Being[J]. Sociral Indicrator Research, 2011(1):81-91.
  [9] 鄭元男.體育鍛煉對老年人的主觀幸福感有影響嗎?—關于中國老年休閑體育參與者的實證研究[J].中國體育科技,2019(10):32-40.
  [10] 邢占軍.中國城市居民主觀幸福感量表簡本的編制[J].中國行為醫學科學,2003(06):103-105.
  [11] 邢占軍,王憲昭,等.幾種常用自陳主觀幸福感量表在我國城市居民中的試用報告[J].健康心理學雜志,2002(05):325-326.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四川快乐12app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