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文學論文 > 卡夫卡小說中的細節描寫探析

卡夫卡小說中的細節描寫探析

時間:2020-07-02 09:09作者:陳祎滿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卡夫卡小說中的細節描寫探析的文章,卡夫卡的小說充滿了細節之美,其中既有完全真實的生活細節,也有含混陌生化的細節,這些細節描寫具有的召喚機制,使小說呈現出神秘多義性的特點。

  摘    要: 卡夫卡小說中有大量的細節描寫,充滿了細節之美,其中有些細節是含混的和陌生化的,這些含混、陌生化的細節造成了讀者在閱讀中的不確定性,這種不確定性使文本的含義出現了空白,而這種空白又激勵讀者用自己的想象去填補文本,最終達到對文本的理解與接受,這個過程就構成了卡夫卡小說的召喚結構?ǚ蚩ㄐ≌f中的召喚結構一方面激勵了讀者深入文本、填補空白,另一方面召喚結構中含混和陌生化的細節也為讀者的閱讀設置了障礙。

  關鍵詞: 卡夫卡; 召喚機制; 含混; 陌生化;

  卡夫卡(Franz Kafka)是二十世紀最具影響力的作家之一,是西方現代主義文學的重要奠基人?ǚ蚩ǖ男≌f充滿了細節之美,其中既有完全真實的生活細節,也有含混陌生化的細節,這些細節描寫具有的召喚機制,使小說呈現出神秘多義性的特點。

  召喚結構是伊瑟爾接受理論中的重要理論,文本的召喚結構指的是“文本具有一種引誘和激發讀者閱讀的結構機制”[1]。英伽登提出,沒有經過閱讀的文本存在空白,讀者的閱讀就是填補和具體化空白的過程。伊瑟爾在此基礎上強調文本經過藝術化處理后,留下了空白,而這種空白激勵、引誘讀者去深入文本、填補空白,同時激發讀者對文本的再創造。簡單來說,召喚結構就是在文本中留下空白,讓讀者用自己的聯想對文本進行充實,以激發讀者在文本創造中的作用?ǚ蚩ㄐ≌f中有大量的細節描寫,其中有些是含混的沒有確定含義的,而有些則被作者進行了陌生化處理,這樣一來,含混和陌生化的細節造成了讀者在閱讀中的不確定性,這種不確定性使文本的含義出現了空白,而這種空白又激勵讀者用自己的想象去填補文本,最終達到對文本的理解與接受,這個過程就構成了卡夫卡小說的召喚結構。

  一、含混的細節描寫

  含混是西方文論中的重要術語,被用來表示一種文學創作的策略,“既可以指作者故意或無意造成的歧義,也可以指讀者心中的困惑”[2],F代主義的作家常使用“含混”來使文本顯得晦澀艱深。在卡夫卡的小說中,對人物心理的描寫,通常具有含混的特點,這種含混使小說呈現出不確定性。

  《訴訟》中,在約瑟夫·K得知自己被捕后,作者對他的心理進行了這樣的描述:“雖然他可以把這一切看作是一場玩笑,一次惡作劇,是他銀行里的同事處于他尚不清楚的原因——也許因為今天是他30歲生日——而策劃的。這種可能性顯然存在。他只需對兩個看守放聲大笑,他們準會同他一起笑。”[3]大部分作家在對人物心理活動進行描述的時候,通常會描寫人物的真實思想,以便使讀者更好地理解這個人物;可是在卡夫卡的筆下,心理描寫是含混的、不明確的,讀者只能根據這些含混的細節對情節進行猜測。對于突然被捕,K猜測這是他的同事策劃的,之后又說這只是一種可能性,真實的情況沒人知道。接著轉到K對看守大笑的想象,這與K之前的猜測并沒有關系,K此時的想法是大腦突然呈現出來的,具有意識的跳躍性。
 

卡夫卡小說中的細節描寫探析
 

  K也沒想去證實他的猜測,只是像他想象的那樣對著兩個看守笑。這笑既像是對同事惡作劇的笑,又像是K為了掩飾尷尬局面而發出的笑,也像是揭示出K在面對這件莫名其妙的案件時的無力感。這里對K猜想的含混與不確定的敘述,導致讀者在閱讀過程中,產生了一種不確定性。在這段描述中,K也搞不清楚這到底是不是同事的惡作劇,這含混的細節所造成的不確定性,使得它有無數種解釋的可能,這種可能性使文本出現了空白。讀者在閱讀中遇到這種空白,自然會去填補,此時讀者會思考如果K的被捕是同事的惡作劇的話,K要怎么面對;如果不是的話,K又要怎樣面對。同時,這段描述先是提到“可以把這當成一種玩笑”,這樣的敘述就會預先在讀者的閱讀中留下一種關于“這件事是一種玩笑”的期待。但是這一觀點在后來的敘述中變得不確定了,K自己也不知道這是不是玩笑,這就使讀者原有的期待被打破,對文本有了新的認識,這就是召喚機構所具有的更新視野的功能。

  在卡夫卡小說中,由于細節描寫的不確定性,造成了小說文本的含混,而這種含混所造成的歧義,給讀者留下了無限的想象空間,使文本具有召喚讀者進行閱讀的結構機制。小說中的含混使讀者進行創造式閱讀,這就是召喚結構的作用。

  二、陌生化的細節描寫

  “陌生化”是俄國形式主義的概念,什克洛夫斯基認為:“陌生化是藝術加工和處理的必不可少的方法。這一方法就是將本來熟悉的對象變得陌生起來,使讀者在欣賞過程中感受到藝術的新穎別致,經過一定的審美過程完成審美感受活動。”[4]卡夫卡善于使用這樣的藝術方式,使原本熟悉的東西變得不熟悉,以表現荒誕的真實?ǚ蚩ㄓ么罅糠睆偷募毠潣嫿ǔ龌恼Q的情節以及異化的人物形象,營造出一個陌生化世界。

  非邏輯性的細節描寫是造成陌生化的一個重要手段?ǚ蚩ㄐ≌f的情節大多是陌生化的,展現出含混、荒誕、奇異的特點!杜袥Q》中,原本一切都很正常的父親,突然就蹦起來要判決兒子溺死!多l村醫生》中,醫生一腳踢開了自己家里很久不用的豬圈,意外地發現了兩匹健壯的馬和一個馬夫!对V訟》中,約瑟夫·K到審訊室接受審訊時描述了很多不相關的細節,比如對尤利烏斯大街百態的描寫,這并未推動故事情節的發展。K在樓梯上碰到的小孩,以及尋找一個叫蘭茨的細木工,這些都是K找審訊室所遇到的障礙。然而經歷了重重阻礙到達審訊室,K卻沒能得到任何信息?ǚ蚩üP下的主人公,總是像這樣做著“卡夫卡式”的努力,無論怎樣做,都無法達到目的。最終K甚至沒有出現在自己的最終審判上,就被判了“死刑判決”?ǚ蚩ㄕ怯眠@種不符合生活邏輯的敘述呈現出陌生化的審美效果,這種陌生化具有召喚機制,誘發和激勵讀者閱讀。

  傳統小說中,讀者很容易就能總結出小說中的人物形象,但在卡夫卡小說中,人物是沒有具體的個性的,是陌生化的,讀者只能依據文本獲得關于人物的大概圖像。例如《饑餓藝術家》塑造了一個以饑餓為表演形式的藝術家形象,這與人們日常所了解的藝術形式不一樣,文本除此之外關于藝術家其他的信息甚至是他的名字都未曾提及。同樣,《變形記》中的格里高爾,讀者只知道他發生了變形,至于他為什么變形,變形之后為何還具有人的思維,讀者都不清楚。還有《判決》中被父親判刑的兒子、《城堡》中永遠進不了城堡的K、《女歌手約瑟芬或耗子民族》中的歌手約瑟芬,這些人物在卡夫卡的筆下就是一個圖式、一個符號,讀者只能通過這些符號的寓意來尋找作者意欲何為。讀者無法從文本中獲知這個人物的樣貌、出身等具體信息,除此之外,在這些符號式的人物身上還有很多不合常理的事件,這些都讓讀者無法準確把握人物形象?ǚ蚩ㄐ≌f通過陌生化的手段用細節塑造出一系列沒有個性、符號式的人物,正是這些“不識廬山真面目”的人物所帶來的神秘感,調動了讀者的想象力,拓展了讀者的審美空間,使小說文本具有了召喚機制。

  三、具有召喚機制的細節描寫對讀者的影響

  從讀者的角度看,卡夫卡小說中真實的細節描寫有助于讀者與文本產生共鳴,但同時小說中具有召喚機制的細節描寫又使文本表意含混,比如說《鄉村醫生》中豬圈里的馬,好色粗魯的馬夫,滿是血污的毛巾,病人身上玫瑰紅色的瘡口等……讀者最初很難把握這些意象,只有認識到卡夫卡善于“以鮮明的意象來打破現實,以描畫現實背后的作用力”[5],才能確切地把握住作者的意圖。

  卡夫卡這種晦澀的現代主義的表達,使讀者在閱讀的過程中只有無限靠近作者對隱含讀者的要求,才能實現與文本的視域融合。伊瑟爾所提出來的隱含讀者,是按照文本召喚結構的呼吁與要求去閱讀的讀者。隱含讀者是作者在創作的過程中假設的讀者,隱含讀者能夠完全理解作者的創作意圖,與之相對的是真正閱讀文本的真實讀者。真實讀者的閱讀經驗與審美趣味會隨著時代氛圍和社會更替而改變,而隱含讀者在這方面則表現出一定的穩定性。隱含讀者為現實讀者提出了要求,現實讀者只有最大限度地接近隱含讀者,才能實現與本文的交流,從而理解文本。伊瑟爾認為:“為了完成閱讀,讀者必須熟悉作者所運用的文學技巧和慣例,這些技巧和慣例就像是一部作品的‘密碼’,他們系統地支配著作品產生自己意義的方式。”卡夫卡善于在小說中使用荒誕、悖謬、夢幻等藝術技巧展現真實的世界,這就要求隱含讀者要懂得卡夫卡這種獨特的表現形式,這樣才能實現對文本的理解。

  卡夫卡小說用大量的細節描寫構建了一個圖像世界,以表現作者的真實意圖,即人生活在外界物質的巨大壓力之下!蹲冃斡洝分写罅繉紫x生活細節的描寫,不僅是為了使人變甲蟲的故事看起來逼真,也是為了表現現代人在面對現實生活時荒誕的生存體驗!对V訟》、《城堡》中對主人公行動的描寫充分表現出主人公行動與目的的間離,同時揭示出人生活在一個充滿悖論的世界之中?ǚ蚩ㄐ≌f的細節描寫常常表現了主人公的生存狀態,這種狀態通常是焦慮、孤獨、無助,這也正是人在生活中的生存狀態。正如吳金濤所說:“卡夫卡為我們細致地展示了蟲性、威權,包括自然界的萬事萬物是如何侵蝕人性的,使人畏縮,使人退卻,使人邊緣化。”[6]讀者只有把握住這一點,才不會在閱讀的過程中深陷細節的泥沼無法自拔,同時,在這違背常理的變形與錯位中獲得新奇的陌生美感。

  也正是因為這樣,卡夫卡小說在剛開始傳播的時候并未得到廣泛的認同,當時讀者還不能理解他超前的藝術技巧,深陷于小說的細節描寫中,無法與作品視域融合。隨著社會的發展和人對自身生存狀態的關注,讀者越來越熟悉荒誕、異化等這些現代主義的主題詞,戰爭所帶來的痛苦經歷也讓讀者有了與卡夫卡同樣的生存體驗,這些都使卡夫卡的小說越來越容易被接受。

  卡夫卡小說的多義性與神秘性,大概就是葉廷芳所說的“人們談論了半個多世紀的卡夫卡,雖然只知道其中奧妙深測,卻依然談興不減”[7]的原因。對于讀者來說,越是難解、多義,就越是想要尋求真理。不可否認的是,對卡夫卡的每一種解釋都只能是對他的完善,這也是造成卡夫卡研究多姿多彩的一個重要原因。

  參考文獻

  [1] 凌晨光.當代文學批評學[M].濟南:山東大學出版社,2001:293+296.
  [2] 趙一凡.西方文論關鍵詞[M].北京: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2006:156.
  [3] (奧)弗蘭茨·卡夫卡.卡夫卡全集第1卷[M].葉廷芳,主編.洪天富,葉廷芳,譯.北京:中央編譯出版社,2015:223.
  [4] 朱立元.當代西方文藝理論[M].上海: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2014:33.
  [5] Robertson Ritchie.Kafka: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M].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4:30.
  [6] 吳金濤.客觀性對主體性的侵入——卡夫卡與福樓拜比較論[J].陜西理工學院學報,2013,(4):81.
  [7] 葉廷芳.山高水險有覓處——再論卡夫卡的藝術特征[J].文藝研究,1986,(4).

相關文章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四川快乐12app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