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英語論文 > 繪本翻譯中的順應原則及翻譯策略

繪本翻譯中的順應原則及翻譯策略

時間:2020-06-18 11:33作者:孫婕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繪本翻譯中的順應原則及翻譯策略的文章,繪本,顧名思義就是“畫出來的書”,指一類以繪畫為主,并附有少量文字的書籍。通過繪本閱讀,兒童不僅可以聽故事,還可以欣賞圖畫,了解文化知識和培養技能。

  摘    要: 介紹繪本在國內的發展和繪本翻譯研究的現狀,并針對繪本翻譯中存在的問題將語言順應論應用于繪本翻譯中。順應論視域下的繪本翻譯原則主要有語境關系順應原則、讀者順應原則和動態順應原則。根據這些原則,譯者應尊重和順應兒童讀者的心理特征和心智發展,采用動態平衡的翻譯策略。

  關鍵詞: 順應論; 繪本; 順應原則; 翻譯策略;

  Abstract: The thesis introduces the development of picture books in China and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picture book translation research. In view of the problems in picture book translation, this paper applies adaptation theory to picture book translation. The author holds that the principles of picture book translation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adaptation theory mainly include contextual adaptation, reader adaptation and dynamic adaptation. According to these principles, the translator should adopt a translation strategy that respects and conforms to the psychological characteristics and mental development of children readers, and pursues translation strategies with dynamic balance.

  Keyword: adaptation theory; picture books; adaptation principles; translation strategies;

  一、繪本翻譯的發展

  繪本,顧名思義就是“畫出來的書”,指一類以繪畫為主,并附有少量文字的書籍。通過繪本閱讀,兒童不僅可以聽故事,還可以欣賞圖畫,了解文化知識和培養技能。繪本起源于西方,在剛剛引入我國時并沒有得到認同,也許是讀者已經習慣了通篇以文字為主的傳統閱讀模式,繪本這種新的形式超出了他們的心理承受。從2002年起,繪本的地位開始逐漸上升,各大兒童出版社也加大了繪本出版的力度,繪本的種類日漸豐富。繪本的發展離不開各項繪本大獎的設立,二者相輔相成。我國各大兒童出版社為了順應廣大讀者的需求,引進了大量知名繪本,如獲得“國際安徒生獎”的《圣誕老爸》《親愛的大熊爸爸》;獲得“凱迪克大獎”的《大衛、不可以》《野獸國》;獲得“紐伯瑞大獎”的《市場街最后一站》《時間的皺紋》;獲得“凱特格林威大獎”的《恐懼的大書》等優秀作品,為關注繪本閱讀的讀者指明了方向。
 

繪本翻譯中的順應原則及翻譯策略
 

  繪本產業的迅速發展對繪本翻譯的需求日益增加,但由于譯者水平參差不齊,譯著質量也良莠不齊,因此這一領域逐漸引起了翻譯研究者的關注。國內對繪本翻譯理論進行論述的學者主要有彭懿、郝廣才、方衛平等。他們相關的著作主要有:《圖畫書:閱讀與經典》(彭懿,2008)、《好繪本如何好》(郝廣才,2009)和《享受圖畫書》(方衛平,2012),但這些論述在翻譯領域并未受到關注。在西方,Gillian Lathey,Angus Hyland,Evans Janet,David Lewis,Schwargz J.H.等在兒童繪本翻譯、視覺語言研究等領域作出了有益的嘗試。例如David Lewis認為繪本同時具有兩種元素——圖畫和文字,二者關系既靈活又復雜。圖畫和文字通常同步呈現給讀者,但讀者往往吸收到不同的信息。圖畫信息相對于文字更為形象和細微,能夠表達出語言之外的內涵,是文字的有益擴展和補充[1]。Riitta Oittinen分析了繪本翻譯中圖畫和文字的關系和圖畫對翻譯的影響。他認為繪本翻譯中,圖畫和文字二者密不可分,互為依托。圖畫能更直觀地展示文字的情境,而文字則客觀描述了圖片[2]。國外學者對繪本翻譯研究的結果各有不同,但都認為繪本中圖片的作用不可忽視,圖片直接影響譯者的翻譯策略和翻譯結果[3]。

  二、語言順應論

  順應原本是生物進化論中的一個概念,其被作為一種語言研究視角是由語用學家Jef Verscheren于1978年提出的,語言順應論由此產生。Verscheren認為,語用學是一個綜合研究領域,研究內容應包括對各種活動中語言使用的分析,同時也需要關聯該語言使用過程中所體現的文化傳遞、社會因素和心理認知過程。Verscheren的理論體現了語言順應論產生的理論基礎和語用學視角。

  根據語言順應論,語言的使用過程是語言發出者和接受者之間不斷做選擇的過程。這種語言選擇并非停留在選詞和造句本身,它既包括語言形式本身的選擇,也包括語言策略的優化。成功的交際過程應遵守合作原則并以順應論為指導,言語雙方在語言結構、語境和策略中作出靈活的選擇從而滿足交際的需要。由于語言的隨機性和不確定性,這種選擇也是一個動態的順應過程,需要言語雙方不斷作出調整。

  Verscheren認為語言順應性主要有四個研究角度:(1)語境關系順應。語境關系順應含義較廣,是指語言文字所處環境中的任何相關因素,包括上下文、文字的背景、社交維度和心智水平等。(2)語言結構順應。語境關系順應和語言結構順應共同規定了順應的范圍。(3)動態順應。動態順應取決于話語的隨機性和不確定性,是合作原則和交際策略選擇共同作用的結果。(4)順應過程的意識程度。順應過程的意識程度體現為心理動機,涉及順應過程中諸多心理因素。到目前為止,順應論已被廣泛應用到語言學、語用學、翻譯等多個領域,相關學者對此進行了大量的研究。

  三、繪本翻譯中的順應原則及翻譯策略

  由于兒童是繪本的主要讀者,所以繪本的語言應符合兒童的語言特點,繪本語言應有趣、有吸引力和易讀。針對繪本的語言特點和語言順應論的研究視角,本文將從語境關系順應原則、讀者順應原則和動態順應原則三方面入手,分析繪本翻譯中應用的基本策略。

  1.語境關系順應原則——尊重和順應兒童讀者的心理特征和心智發展

  語境關系是指語言文字所處環境中的任何相關因素,通常包括上下文、文字的背景、社交維度和心智水平等。語境關聯成分需要和文字本身相輔相成,相互順應。兒童繪本中的語境關聯主要涉及兒童讀者的心智維度。著名教育學家蒙臺梭利認為,兒童的心智是從無到有的,這個過程正是一個基于吸收力而進行的創造性過程。蒙臺梭利是用吸收性來描述兒童心智成長的最主要特征。兒童吸收性心智的發現使我們認識到兒童時期最需要正確的幫助。兒童的吸收力和認知能力強大,但創造力比較薄弱,在繪本翻譯過程中譯者應該在忠實于原文的基礎上盡量為小讀者留有足夠的想象空間,以便于兒童創造性心智的發展。

  為順應兒童的心智發展,繪本翻譯需要貼近兒童語言風格、遵循兒童表達習慣,做到語言簡練和清晰,但不能降低作品的質量。除此之外,形象生動是繪本的重要特質,語言簡練、風趣幽默的繪本才能吸引兒童讀者。譯者可以利用重復詞、擬聲詞、押韻等語言形式吸引兒童。例如漪然翻譯的莫·威廉斯的小豬小象繪本《長鼻子折了》中的對話,當小豬看到小象鼻子折了之后問他事情的經過時,譯者是這樣翻譯的:

  Piggie: How did you break your trunk?你怎么會把鼻子給弄折了?

  Gerald: It is a long crazy story.這是一個很長、很搞笑的故事。

  Piggie: Tell it! 嗯?說說看!Tell it!快點兒說嘛!

  此處,譯者充分順應兒童語言風格和表達習慣并充分與譯文相結合,一個著急了解情況的小豬形象生動地出現在了小讀者面前。

  同一個故事里面還有多處翻譯特別有趣,譯者很好地順應了兒童心理,抓住了小讀者的心。如:

  Gerald: Then Hippo's sister showed up!這時候,河馬的老姐跳了出來!

  Piggie: Hippo has a sister?河馬還有個老姐啊?

  Gerald: A big sister...這只河馬姐姐是個大胖妞……

  Piggie: Did she want a turn, too?她也想玩嗎?

  Gerald: Yes. 不止呢!She also wanted to play her piano!她還想彈鋼琴!

  想必小讀者聽到“河馬姐姐是個大胖妞”的時候一定會發出會心的微笑。

  2.讀者順應原則——順應雙重讀者的需求

  前文已經闡述了國外一些學者的繪本翻譯理論,這些理論分析了繪本翻譯中圖畫和文字的關系,圖畫的重要意義和其對翻譯的影響。這些理論體現在繪本翻譯時,翻譯的內容不僅是文字,而是文字和圖片的綜合體。除了圖畫與文字或視覺元素的關系,繪本翻譯還要注意“音”的效果。翻譯家任溶溶、趙元任也強調繪本文字應該生動、形象、具體,有韻律性和節奏感。研究中也可以看到他們的譯作中應用了大量的疊聲詞、擬聲詞和感嘆詞,達到了用語言吸引兒童的效果。例如任溶溶翻譯的《咕嚕!烽_頭這樣寫道:

  A mouse took a stroll through the deep dark wood.一只小老鼠,嘰布嘰布,在密林深處溜達。

  A fox saw the mouse and the mouse looked good.一只小狐貍看到他,饞得口水直滴答。

  “Where are you going to, little brown mouse?”“親愛的小老鼠,你要上哪兒啊?”

  “Come and have lunch in my underground house.”“進來吃頓飯吧,樹底下就是我的家。”

  “It's terribly kind of you, Fox, but no...”“哦,狐貍,你太客氣啦!但是很抱歉……”

  “I'm going to have lunch with a gruffalo.”“咕嚕牛約我來吃飯,一會兒就見面。”

  譯文添加了擬聲詞、疊聲詞“嘰布嘰布”,還增加了“饞得口水直滴答”生動描繪出了兩只小動物的形象。原文的 “wood”和“good”,“mouse”和“house”,“no”和“gruffalo”押韻,譯者還巧妙地譯為“溜達”和“滴答”,同時調整語序以“啊”和“家”,“抱歉”和“見面”結尾,使得譯文人物形象生動,文字押韻,具有音樂性和節奏感。

  繪本翻譯要用優美的語言吸引兒童還不夠,因為繪本往往有雙重讀者,兒童和他們的父母,父母會為孩子朗讀繪本所描述的故事。繪本的接受者是兒童,但真正選擇、購買和朗讀繪本的是父母。譯者需要考慮小讀者的父母并不意味著繪本翻譯要貼近成人視角,而是需要考慮一些相關因素。例如父母會在潛意識中考慮視覺因素,進而傾向于選擇字體大小適讀,形式變化多樣,標點符號和斷句合理的繪本。這樣的譯文讀起來朗朗上口,詞匯易讀易記,更易受到雙重讀者的青睞。Gillian Lathey在分析翻譯家的翻譯方法和策略時發現,由于考慮到了繪本中“音”的重要性和父母給孩子讀繪本的實際需要,某些譯者在翻譯過程中會直接將譯文記錄在錄音機里,然后再將錄下來的內容寫下來并作修改[4]。

  3.動態順應原則——圖與文的動態平衡

  動態順應原則是在交際原則和交際策略協商過程中的運作,根據這一原則,譯者要順應兒童聽、看繪本的同步吸收信息過程,平衡文字與圖片的關系。在繪本翻譯中,譯者應考慮實現譯文和圖畫同等的閱讀效果,因為相對于文字符號,圖畫對于兒童更具有吸引力。從這一點來看,譯文不一定要絕對忠實于原文,但一定要準確傳達圖畫信息和圖文關系,因為兒童在聽故事的時候是在圖畫中探尋和獲取信息的。譯者可以根據需要在充分考慮圖畫信息重要性的前提下,對原文進行取舍。例如在《戴高帽子的貓》中:

  “That is good.” said the fish.“這下好了”小魚兒說。

  He has gone away. Yes. 他是走了,這倒沒錯。

  But your mother will come. 可是你們的媽媽就要回來了。

  She will find this big mess! 她會發現家里一片亂糟糟!

  And this mess is SO big 亂得一塌糊涂,

  And SO deep and SO tall, 亂得不可開交!

  We can not pick it up. 我們不可能收拾好!

  There is no way at all. 根本不可能辦到!

  這段話是描寫戴高帽子的貓把家里弄亂后離開,圖片中小主人看著家里一片亂糟糟的景象。如果把原文“this mess is so big and so deep and so tall”直接翻譯成這片混亂又大又深又高,兒童會很難理解,譯者巧妙地用“亂得一塌糊涂,亂得不可開交”。音律有節奏,也生動形象地表達了圖畫信息,符合動態順應原則。

  四、結論

  基于語言順應論,兒童繪本的翻譯過程實際上就是一個語言選擇和順應的過程。語言順應論應用于兒童繪本翻譯的基本原則有語境關系順應角度上的趣味性原則、讀者順應角度上的文字藝術性原則和動態順應角度上的圖文一致性原則。語言順應論應用于繪本翻譯的基本策略則有順應兒童的心理特點和心智發展、順應兒童和朗讀者的雙重需求和順應圖文的合理平衡三個基本策略。

  參考文獻

  [1] LEWIS D.Reading Contemporary Picturebooks:Picturing Text[M].London and New York:Routledge,2001:31—45.
  [2] OITTINEN R.Where the Wild Things Are:Translating Picture Books[J].Meta.XLVIII,2003(1—2):128—141.
  [3] 周俐.兒童繪本翻譯研究的理論評述及展望[J].英語研究,2013(3):65—69.
  [4] LATHEY G.The Role of Translators in Children's Literature[M].New York:Routledge,2010:189.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四川快乐12app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