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英語論文 > 我國譯者文化安全自覺實現的途徑

我國譯者文化安全自覺實現的途徑

時間:2020-07-09 11:12作者:劉揚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我國譯者文化安全自覺實現的途徑的文章,在我國文化走出去戰略實施過程中,譯者既是文化走出去的傳播者,又是國家文化安全的捍衛者。這對我國譯者的素養提出了更高要求,他們不僅要有扎實的漢外語言功底、文化素養,還要有更高的文化安全意識和政治敏銳性。

  摘    要: 在實施“文化走出去”戰略過程中,作為傳播語言與文化的中國譯者,面對西方文化霸權主義,只有具備相應的文化安全自覺,才能發揮和加強翻譯在捍衛國家安全中的作用。在翻譯實踐中,譯者的自我定力至關重要:一方面,既要在吸收和借鑒他國語言和文化的過程中保護自我民族語言和文化,維護自我民族身份;另一方面,譯者要真正發揮翻譯主體的作用,在文本選擇和翻譯過程中,自覺地承擔傳播中國文化的責任和義務。

  關鍵詞: 譯者; 文化安全; 自覺;

  Abstract: In implementing the Culture's Export-oriented strategy, the Chinese translators, who bear the responsibility and obligation to spread language and culture, facing Western cultural hegemony, in the process of translation practice, only with corresponding cultural security consciousness, can play and strengthen the role of translation in safeguarding national cultural security.The translators should control themselves in the process of translation. On the one hand, it is necessary for them to absorb and learn from foreign languages and cultures, protect national language and culture and maintain national identity. On the other hand, the translators should give full play to the role of the translation subject, in the process of text selection and translating,consciously undertake the responsibility and obligation to spread Chinese culture.

  Keyword: translators; cultural security; consciousness;

  1 、引言

  在全球化的滾滾洪流中,文化全球化勢不可擋,這既為我們吸收外來優秀文化帶來了機遇,也給我國文化安全帶來了挑戰。當今的人類社會不得不面臨著以現代性為其本質特征的全球化進程。翻譯作為溝通世界的橋梁,對國家文化安全有著直接和間接的影響。因此,作為傳播語言和文化的中國譯者,面對西方文化霸權主義,在翻譯實踐過程中,只有具備相應的文化安全自覺,才能發揮和加強翻譯在捍衛國家文化安全中的重要作用。

  2 、譯者文化安全自覺的內涵

  譯者,即翻譯的主體。翻譯是一種語言轉換活動,譯者就是這一語言活動的執行者。在翻譯過程中,翻譯所涉及的對象包括作者、作品、委托人、譯者、譯作、讀者,譯者處于中間地位。(方夢之,等,2017:2;張培基,等,2015)文化安全,是由文化和安全兩個概念組成的綜合性概念。文化,即自然的人化,具有共享性、民族性、歷史性、傳承性等特征,它包括精神文化和行為文化,以及它們所呈現出來的各種物質形式。(楊敏,等,2017:1)什么是安全呢?安全就是不具危險性,不會受到傷害,不會遭到損害。綜合文化和安全兩個概念,我們可以認為,文化安全一般是指一個國家的文化傳統必須受到尊重、不被侵犯,文化選擇包括政治制度和意識形態選擇必須受到尊重和不受干擾,能夠有效地保護本國人民的價值觀念、生活方式、社會制度免遭來自外部或內部文化因素的侵蝕、顛覆和破壞,從而確保文化對民族的凝聚力和影響力。(張岱年,等,2015:3-5;于雪麗,2011:161)所謂自覺,就是自我意識、自我覺醒、自主行動1。
 

我國譯者文化安全自覺實現的途徑
 

  綜上所述,譯者的文化安全自覺是指:譯者,作為具有主觀能動性的翻譯主體,在整個翻譯過程中,必須具有一種內在的文化安全意識,即國家的文化傳統必須受到尊重、不被侵犯,文化選擇包括政治制度和意識形態選擇必須受到尊重、不受干擾,能夠有效地保護本國人民的價值觀念、生活方式、社會制度免遭來自外部或內部文化因素的侵蝕、顛覆和破壞,文化精神生活方面不受外來文化的干擾、控制或同化,從而確保文化對民族的凝聚力和影響力。

  3、 我國文化安全面臨的挑戰

  全球化進程中的文化交融與碰撞,在給我國的發展提供機遇的同時,也使我國面臨著文化安全的挑戰與考驗。但由于文化安全的侵害不像軍事入侵那樣會顯著打破人民生活的常態,其后果也不是即時顯現出來的,因此,不易引起廣大國民的自覺防范。實際上,我國的文化安全相對于國防安全、經濟安全而言,其安全系數更低。以美國為首的西方發達國家,他們總結了冷戰時期的經驗,汲取了冷戰時期的教訓,認為對社會主義國家進行文化滲透,是一個成本較低、效果極佳的手段,因此,他們利用各種方法和手段進行意識形態顛覆。他們利用所謂的“人權”“民主”“自由”,對我國進行政治宣傳,把西方的價值觀念和生活方式,用大眾文化加以包裝,進行強勢擴張。西方大眾文化雖然有宣揚自力更生、機會均等、公平競爭等積極意義,但它的這種無孔不入的強勢滲透,會使越來越多的人逐漸遠離我們的傳統文化,以達到諸多西方國家力圖改變我們的主體文化價值觀并逐漸認同西方價值觀的目的。更何況其中夾雜著大量的消費主義、享樂主義等糟粕,將會直接侵蝕我們勤勞、節儉等優秀傳統文化,威脅到我們的文化安全。(于雪麗,2011:162-163;沙飛,2017:160)西方信息網絡遍布世界各地,憑借這些優勢,他們幾乎壟斷了全球的信息資源,在信息傳播中,西方極盡“妖魔化”社會主義國家之能事,丑化、詆毀中國,利用各種網絡平臺進行思想文化滲透,企圖破壞我國的文化安全。

  4 、譯者文化安全自覺實現的途徑

  譯者是翻譯的主體,他們應有高度的文化安全自覺。譯者在從事翻譯的過程中,應該具有強烈的文化安全意識:在翻譯過程中,譯者應努力使我國文化免于受到威脅、侵害以及內部的混亂,在世界文化交流與融會中保持強大的獨立民族精神動力。要避免我國民族文化被西方文化同化或解構。在翻譯實踐中,譯者的自我定力至關重要:一方面,既要在吸收和借鑒他國語言和文化的過程中保護自我民族語言和文化,維護自我民族身份;另一方面,譯者要真正發揮翻譯主體的作用,在文本選擇和翻譯過程中,自覺地承擔傳播中國文化的責任和義務。

  4.1 、譯者對翻譯文本的選擇

  多年來,由于文化安全意識薄弱,一些譯者政治敏銳性不強,在無意識的狀態下,一不小心就有可能犯政治性或政策性錯誤。在我國文化走出去的戰略背景下,我國譯者應從思想上、行動上順應國家戰略,從由外到內為重轉向由內到外為重。在外譯中作文本選擇時,一定要考慮文本內容對我國讀者意識形態的影響。同樣,在中譯外作文本選擇時,一定要考慮文本對弘揚中國優秀文化、樹立民族形象的積極意義。

  4.2、 譯者與語言文字安全

  語言文字安全是文化安全最基本的內容。語言文字是文化的載體,文化的傳播與保持取決于該文化的語言。語言并非任意可用可棄的中性客觀工具,它往往決定著人的真正歸屬。大家都會記得,法國小說家都德的短篇小說《最后一課》,講述了一個天真活潑而頑皮的小學生上最后一堂法語課的心路歷程,讓人們感受到了語言的文化分量。前幾年,英國威爾士地區的一些人士發起威爾士語言學習運動,其目的在于彰顯威爾士民族的文化特性。(郝良華,2012:18)

  當今社會,英語的壟斷已使其成為一種霸權語言,由此產生的語言文字安全隱患,應該引起重視。如何提高漢語在國外的影響力,如何使英語學習者能正確理解和吸收西方文化,是我們必須正視的問題。譯者對此起著特別重要的意義和作用。

  4.3、 譯者在外譯中過程中的文化自覺

  西方文化霸權主義者會利用各種機會和手段進行意識形態顛覆。對此,我國譯者應有敏銳的洞察力,在翻譯時要有高度文化安全意識,糾正錯誤,澄清是非,還原客觀事實。在關于二戰的一篇文章中有一句話:SS guards then shoved each prisoner in the direction the doctor had indicated.被翻譯成:“希特勒的黨衛軍按醫生所指方向把犯人推過去。”把prisoner譯成“犯人”是不妥當的?陀^事實上,文中所謂的prisoner是指那些被納粹分子逮捕的無辜猶太居民和戰俘,他們不是犯了什么罪的人,所以,此處的prisoner一詞應譯為“被監禁者”。(張培基,等,2015:16)再如:…which resulted from a great increase in population and inadequate Taiping Rebellion,led by Hong Xiuquan.The rebellion was one of the most destructive unrest in history,…原文作者對太平天國運動持保留或否定態度,用一些中性或貶義詞來作描述,譯者應根據我國普遍的政治歷史觀進行翻譯:……農民起義此起彼伏,其中最重要的一次是太平天國運動,這是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農民起義……。(方夢之,等,2017:49)The Oxford Dictionary of New Words(1997年版)把“dragon”解釋為“any of four Asian countries,South Korea,Taiwan,Singapore,and Hong Kong,which developed booming economics based on high-technology exports”。這個釋義在翻譯成中文時,我們應該譯成:……韓國、新加坡這兩個亞洲國家以及臺灣省香港地區之一。譯文中必須加上“省”“地區”,因為臺灣和香港不是“country”,(方夢之,等,2017:18-19)屬于中國領土的一部分。

  4.4、 譯者在中譯外過程中的文化自覺

  翻譯是不同文化思想交流的手段,是為一定的社會集團服務的。在對外宣傳的翻譯中,常有一些可有可無的,甚至于有損我國形象的,或者涉及國家機密的文字,一定要刪除不譯。例如:……對罪犯實行了分級管理、累進處理。根據罪犯的刑期和改造表現,將罪犯劃分為寬管級、預備寬管級、普管級、嚴管級等。寬管級、預備寬管級罪犯可享受與親屬團聚、親情就餐、親情熱線等待遇。譯文:The prisoners,according to the nature of their performance in the prison,are classified into four categories.Those who are accorded lenient treatment can meet and ring their relatives.The prisoners'initiatives in reforming themselves are thus enhanced.翻譯時,“對罪犯實行了分級管理、累進處理”“分為寬管級、預備寬管級、普管級等”之類的語句一概刪除,體現了外宣的“內外有別”原則。(方夢之,2017:47)

  公示語翻譯是事關對外宣傳的“面子工程”,譯者應有敏感的文化安全意識。國內的一些通用公示語在英語國家很難找到蹤跡,而某些公示語完全是針對本地、本國公民需要和行為特點而設置的。在這種情況下,譯者首先不是考慮如何譯,而應考慮是否譯,如商店中的“商品售出,概不退換”,常見的“違者罰款”等等。公示語的不譯主要包括以下幾種情況:(1)可能有損國民形象的公示語。我國尚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國民素質還有進一步提高的空間。我們有時會見到“禁止亂寫亂畫”“請勿隨地吐痰”“請勿亂扔垃圾”“排隊購票”等告示語。這些公示語純粹是針對中國人寫的,如果譯成英文,外國人會覺得滑稽可笑,造成意想不到的誤解和文化誤讀,其結果只能是影響中國形象。(2)明顯違背國際通常做法的公示語。在一些部門或地方,有些觀念尚未與國際接軌,特別在一些服務管理部門,觀念跟不上形勢的發展,像“謝絕自帶酒水”“衛生間收費”等可能給國際友人一種怪異的感覺。(3)號召性的標語口號。這些標語口號是給國人看的,譯為英文會讓外國人以為是我國政府給他們提出的要求,所以沒有必要譯出,如“爭創一流城市”“廉潔自律,反腐倡廉”“密切聯系群眾,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等。(張秀燕,2009:50;趙琳,等,2010:135)4)一些具有中國文化特色的公示語不譯。這類公示語與我國特定文化有著密切的聯系,涉及中國的國情,如“少生孩子多種樹”“女兒也是傳后人”等等。

  5、 結語

  當今社會,經濟與文化全球化潮流滾滾,勢不可擋。處于這種語境下的我國譯者,既要有吸納外來有益文化的博大胸懷,又要有認識并防范不良文化侵蝕的強烈意識和高超能力。在我國文化走出去戰略實施過程中,譯者既是文化走出去的傳播者,又是國家文化安全的捍衛者。這對我國譯者的素養提出了更高要求,他們不僅要有扎實的漢外語言功底、文化素養,還要有更高的文化安全意識和政治敏銳性。這也對翻譯人才培養提出了更高要求。

  參考文獻

  [1]方夢之,毛忠明.英漢-漢英應用翻譯綜合教程[M].上海: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2017.
  [2] 郝良華.美國文化霸權與中國安全史[D].濟南:山東大學,2012
  [3]沙飛.經濟全球化與中國的文化安全[J].特區經濟,2007(2):160
  [4]于雪麗.構建我國文化安全體系的路徑選擇[J].學術交流,2011(12):161-163.
  [5] 張岱年,方克立.中國文化概論[M].北京: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2015.
  [6] 張培基,喻云根,李宗杰,彭謨禹.英漢翻譯教程[M].上海: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2015.
  [7]張秀燕.試析公示語中的不譯[J].忻州師范學院學,2009(1):50.
  [8]趙琳,姜蕾.漢英公示語中的不譯現象[J].赤峰學院學報,2010(11):135.

  注釋

  1https://hanyu.baidu.com/zici/s?wd=%E8%87%AA%E8%A7%89&query=%E8%87%AA%E8%A7%89&srcid=28232&from=kgo&from=kg0.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四川快乐12app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