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醫學論文 > 胎兒顱內病變檢查中三維超聲成像的運用綜述

胎兒顱內病變檢查中三維超聲成像的運用綜述

時間:2020-07-08 11:43作者:廖鳳花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胎兒顱內病變檢查中三維超聲成像的運用綜述的文章,三維超聲成像相對于二維超聲來講檢測的范圍更加的廣泛,檢測的數據和結果上也更加的準確,它能夠從冠狀面、矢狀面以及橫斷面等都對胎兒進行觀察,因此在方位和數據上都是非?煽亢涂茖W的。

  摘    要: 三維超聲成像技術已廣泛應用于臨床,現已成為產前胎兒畸形診斷的重要手段。與二維超聲相比,三維超聲成像技術對胎兒結構的觀察更加精確、可靠,從而降低胎兒顱腦畸形漏診、誤診的概率。本文對三維超聲成像在胎兒顱內病變的應用現狀進行綜述。

  關鍵詞: 產前; 三維超聲技術; 顱內病變; 診斷;

  Abstract: Three-dimensional ultrasound imaging technology has been widely used in clinical,now has become an important means of prenatal diagnosis of fetal malformation.Compared with two-dimensional ultrasound,three-dimensional ultrasound imaging is more accurate and reliable to observe fetal structure,thus reducing the probability of missed diagnosis and misdiagnosis of fetal cranial malformation.This article reviews the application of three-dimensional ultrasound imaging in fetal intracranial lesions.

  Keyword: Prenatal; Three-dimensional ultrasound technology; Intracranial lesions; Diagnosis;

  三維超聲的出現是產科孕前檢查的一項重大突破,能夠很好的對胎兒進行全方面的檢測和篩查,是醫學上的重大進步。三維超聲成像相對于二維超聲來講檢測的范圍更加的廣泛,檢測的數據和結果上也更加的準確,它能夠從冠狀面、矢狀面以及橫斷面等都對胎兒進行觀察,因此在方位和數據上都是非?煽亢涂茖W的。三維超聲成像技術已廣泛應用于臨床,現已成為產前胎兒畸形診斷的重要手段。胎兒顱腦結構復雜,僅憑單一切面不易作出準確的診斷結論,必需多方位、多切面的綜合觀察分析,從而降低胎兒顱腦畸形漏診、誤診的概率。本文對三維超聲成像在胎兒顱內病變的應用現狀進行綜述。

  1、 三維超聲超聲技術概述

  按后處理技術模式不同將三維超聲成像技術分為以下幾類:

  1.1、 斷層成像模式(tomography ultrasound imaglng,TUI)

  顧名思義就是可以從任何一個方向對所檢測的數據和部位按照平行方向,進行距離相等的切割,使得圖像呈現出一系列互相平行的切面,提供與CT或核磁成像類似的切面,從而有利于顯示相鄰結構或病灶的程度。利用這種圖像顯示方式能夠對把目標進行概覽,對把目標內的所有解剖結構一覽無余的展現出來,通過在相鄰的一系列切面上進行整體觀察,對把目標病變做出精確診斷。該成像模式對于明確Dandy-walker畸形、菱腦融合、Blake porch囊腫等后顱窩池病變的診斷很有幫助。
 

胎兒顱內病變檢查中三維超聲成像的運用綜述
 

  1.2 、多平面成像模式

  1.2.1、正交三平面模式

  即顯示三個正角相交的平面,三個切面相交的位置以一個點表示,可以在三維容積數據內通過移動該點或任意一個平面來顯示容積數據內的任意切面及與其正交的其他兩個切面。在胎兒顱腦超聲檢查中,C平面往往無法通過直接掃查獲得,而利用正交三平面成像模式可以輕而易舉的獲得C平面,從而為準確診斷與定位顱內病變提供快捷、高效的檢查方法。

  1.2.2、自由解剖成像(OmniView)

  即任意切割模式。常規超聲檢查過程中仍然是基于現實器官結構的標準二維切面,然而其中的一些切面常在檢查過程中非常難以獲得。三維多平面模式的主要優勢之一是,可以由一個以頭顱橫切面或斜切面為初始切面掃查獲得的容積數據,重建腦中線結構的圖像,并且采用斷層模式可以在一幅圖上同時顯示感興趣區域及其周圍相鄰結構,切面的獲取變得更為便捷高效,同時獲得的三維重建圖像更為清晰[1,2]。自由解剖成像模式還可以選擇性切割感興趣區域,獲得垂直于切割線的單幅圖像,同時不僅可以采用直線、弧線切割,還可以選擇多點折線或自由曲線來獲得“任意切面”,可顯示TUI方法不能獲得的曲線平面。

  1.2.3、反轉成像模式

  反轉模式則是在最小透明模式的基礎把信息顏色的反轉,從而將整個容積數據內的實性部分透明顯示,并使所有的低/無回聲的結構顯示成高回聲的實性結構,把周圍大部分組織形式成“黑色”,從而把所有的異常的低回聲結構突顯出來。這種顯像方式通常用于診斷早孕期前腦無裂畸形、腦室擴張等。

  1.2.4、表面成像模式

  表面成像技術是最常用的三維超聲超聲成像模式,通過對組織或器官結構表面圖像重建,顯示出軟組織及骨骼的表面或者全貌,可以從各個角度觀察組織或器官表面、形態及輪廓。該模式通常用于觀察胎兒頭顱、面部、四肢、軀干表面異常突出的包塊以及形態輪廓。

  1.2.5、玻璃體模式與高分辨仿真血流成像模式

  玻璃體模式即三維灰階結合三維彩色多普勒的成像模式,最常用在檢查心臟和血管血流情況。彩色多普勒結合三維、四維或STIC的三維容積數據進行三維成像的模式,可以把血管單獨顯示為三維彩色血流圖像,也可以與周圍組織結構一起顯示出,增強血管走形和空間深度效果,該模式常用于觀察胎兒顱內血管、肝臟和腹部血管、臍帶血管等。

  1.2.6、容積對比成像模式

  容積對比成像是在三維和四維應用中一個很好的輔助工具。在三維超聲檢查過程中獲得具有一定層厚的容積信息,相比于常規三維的單幅二維平面圖像,容積對比成像模式可以降低或消除噪聲和斑點偽像,提高圖片分辨率和對比度,優化圖像質量。此外,容積對比成像可以聯合應用自由解剖成像、斷層成像模、多平面模式、反轉模式等可以提高圖像對比度,使圖像細節清楚地顯示出來。

  1.2.7、其他三維成像技術

  如三維體積測量技術、STIC技術、高分辨仿真血流成像技術等已成為三維超聲檢查技術中重要檢查方法。

  2、 三維超聲技術在胎兒顱內病變診斷中的應用

  2.1、 三維超聲技術對正常胎兒顱內結構的顯示及體積測量

  李金英等[3]亦認為Omniview-VCI技術可以作為一種更為快捷有效的方法用以清晰顯示胎兒顱后窩結構,彌補了傳統胎兒顱腦檢查的完整性,值得作為一種常規產前診斷技術進行推廣應用。趙丹、蔡愛露等[4]運用觀三維超聲技術察正常胎兒小腦蚓部的前后徑和上下徑,并與MRI測量結果對比,結果顯示三維超聲技術測量值與MRI測量值高度相關,認為觀三維超聲技術測量胎兒小腦蚓部準確性及重復性高,進而能對胎兒小腦蚓部發育情況及預后進行有效評估。龍璨、周啟昌等[5]的研究顯示正常胎兒三維全腦容積隨著孕周、雙頂徑和頭圍的增大而增長,表明了三維超聲可以用于測量胎兒的全腦容積。

  2.2 、三維超聲技術診斷胎兒神經管缺陷

  無腦兒是神經管畸形的一種,無腦畸形分為大腦完全缺失,且頭皮、顱蓋骨也缺失,僅由基底核等由纖維結締組織覆蓋,無腦兒在出生后是無法生存的。在王屹等[6]通過回顧性分析認為三維超聲技術在胎兒中樞神經系統畸形診斷方面,除了能提高產前診斷準確性外,還具有便捷、無創、安全無輻射、重復性高等特點,值得在臨床上推廣應用。

  2.3、 三維超聲技術診斷胎兒Dandy-Walker畸形

  Dandy-Walker綜合征是一種在神經系統發育的畸形,一般比較罕見,該病診斷的主要關鍵是看胎兒的小腦蚓部是否完整。由于Dandy-Walker綜合征一般在胎兒發育的18周才能完成,因此通常需要在18周之后再進行檢測。在三維超聲技術的檢測中,小腦蚓部發育不良在聲像圖的主要表現是小腦蚓部部分性缺失、第四腦室的擴張、顱后窩池正常并與第四腦室相通、以及在小腦幕位置上的正常。Zhao等的研究[7]認為與二維灰階超聲相比,Omniview技術能更高效地準確且規范測量胎兒小腦蚓部,作出的顱窩病變的定量診斷為臨床評估病情及預后提供重要依據。蘇淇琛,楊海南等[8]采用三維超聲容積對比成像(3DUS-VCI)技術測量350例21~32孕周正常單胎胎兒兒胼胝體-小腦幕夾角,分析其與孕周的關系,并按照上述方法對14例單純性枕大池增寬和12例Dandy-Walker畸形胎兒進行評估,認為3DUS—VCI技術有助于單純性枕大池增寬和Dandy-Walker畸形的鑒別診斷。

  2.4、 三維超聲技術診斷胎兒胼胝體發育不全

  胼胝體于胚胎第12周形成,18~20周發育完全,在胚胎20周前,受到各種原因的損害,均可引起發育異常,包括胼胝體發育不良、脂肪瘤等。胎兒胼胝體發育不良的準確診斷是產前超聲篩查胎兒顱腦畸形的重點和難點,究其原因主要為通過運用常規二維超聲檢查對胎兒顱腦矢狀切面很難有一個清晰全面的檢查,這就增加了檢查和篩選的難度,也增加了畸形兒的出生風險。三維容積成像技術的不斷進步令常規二維灰階超聲較難獲取的胎兒顱腦矢狀面及冠狀面的便捷獲取成為可能,研究表明[9]三維超聲任意切割成像技術可以測量胎兒胼胝體的體積,并且正常胎兒胼胝體體積與孕周相關性密切,從而計算該胎兒的胼胝體值是否在標準的醫學范圍內,從而評價正常神經系統發育以及協助診斷胼胝體發育不全。

  2.5、 三維超聲技術診斷胎兒前腦無裂畸形

  全前腦畸形是胎兒前腦發育障礙引起的一組復雜的顱面畸形,幾乎面部所有結都有可能發生病變,多數的病例可由產前超聲檢出,其中樞神經系統功能預后很差。王克軍[10]對1000例年齡(22~44)歲、孕期(120~230)天孕婦的胎兒進行常規超聲檢查和三維超聲聯合TUI檢查,經對比分析后得出結論三維重建聯合斷層超聲成像技術可以在普通胎兒顱腦超聲診斷復診中發揮補充作用,提高胎兒顱腦畸形的超聲檢出率。

  2.6 、三維超聲技術診斷胎兒小頭畸形

  小腦頭畸形又稱狹顱癥,主要是因為胎兒在妊娠早期由于經受了放射線的照射或者是母體宮內感染所導致的。也有可能是遺傳因素的影響導致的染色體發生了畸變。主要表現是胎兒的小腦的重量比正常的胎兒要輕的多,腦回非常小甚至于沒有。梁耀園等[11]應用二維及三維超聲對行產前超聲篩查的84671例孕婦中5例小頭畸形胎兒的顱腦結構進行檢查及圖像分析,得出以下結論:三維超聲技術可以在二維灰階超聲診斷胎兒小頭畸形的基礎上提供更多顱內結構的診斷信息,更直觀、形象地顯示胎兒小頭畸形、胎兒顱骨、前囟及后囟的立體解剖形態,對診斷及評價小頭畸形的預后,指導臨床干預有不可忽視的作用,是二維超聲檢查的重要補充。

  2.7、 三維超聲技術診斷胎兒脈絡叢囊腫

  趙利[12]回顧性分析產前胎兒神經系統畸形患者84例的臨床資料,所有畸形胎兒產后磁共振診斷核實三維檢測結果與三維超聲診斷結果一致,即三維超聲檢測準確率100%,得出結論三維超聲檢查質量高、漏檢率低,在胎兒神經系統畸形臨床診斷中可大力推廣。

  2.8、 三維超聲技術診斷胎兒其他顱內畸形

  由于胎兒的顱后窩存在空間狹小,結構復雜和疾病種類多的特點,而且在預后的癥狀和表現也是各不相同的,因此在目前也是受到婦產科咋產前診斷的一個重點內容,同時也是一個難點和熱點。目前,二維超聲技術是產前診斷胎兒顱后窩異常結構的主要方法,但由于胎兒顱后窩結構復雜精細,二維超聲技術在顯示其細節解剖結構方面存在一定的缺陷,另外,由于缺少解剖學標志,二維技術所獲取的切面向后成角的程度尚無統一標準,加之聲像質量還會受到諸多因素影響,諸如母體腹壁脂肪層厚度、孕齡大小、羊水過少、胎位及胎動等,易造成漏診及誤診。郭翠霞、吳青青等[13]運用二維和三維超聲觀察顱后窩異常的50例胎兒,分析胎兒顱后窩異常超聲診斷準確性及預后表現,認為不同種類顱后窩異常(Dandy-Walker畸形、小腦蚓部發育不良、Blake,s陷窩囊腫)產前二維超聲圖像上表現相似,產前三維超聲對顱后窩異常疾病分類及診斷有重要意義。佟彤[14]通過對正常組和病例組的胎兒在三維超聲影像下的對比,表明菱腦結構的胎兒異常能夠在三維成像的檢測中非常清晰的展現出來,從而為產前的胎兒診斷提供了技術支持。

  3 、展望

  綜上所述,三維超聲成像技術可以對二維超聲應用于顯示某些復雜不規則結構器官的不足進行彌補,比二維超聲的優勢更加明顯,相對來說對于產前胎兒畸形的診斷水平的提高是非常有效的。但是也存在著一定的局限和不足。由于三維是在二維超聲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因此對于羊水的數量以及胎兒的位置還有超聲操作者的要求仍然較高。另外當存在感興趣區域與其周圍組織結構聲阻抗差異較小的情況下,運用三維超聲容積成像模式不能清晰地區分二者的界限。但鑒于三維超聲技術對胎兒顱腦畸形診斷準確性和有效性高于二維超聲[15],其臨床應用終究值得更加廣泛的推廣。

  參考文獻

  [1] Muresan D,Popa R,Stamatian F,et al.The use of modern ultrasound tridimensional techniques for the evaluation of fetal cerebral midline structures-a practical approach [J].Med Ultrason,2015,17(2):235-240.
  [2] Tonni G,Grisolia G,Sepulveda W.Second trimester fetal neurosonography:reconstructing cerebral midline anatomy and anomalies using a novel three-dimensional ultrasound technique [J].Prenat Diagn,2014,34(1):75-83.
  [3]李金英,楊承平,王抒雁,等.三維超聲 Omniview 技術聯合容積對比成像VCI技術評價胎兒顱后窩池及小腦蚓部發育的應用價值[J].中國優生與遺傳雜志,2016,24(6):91-92,107.
  [4]趙丹,蔡愛露,張軍,等.三維超聲及MRI定量評估胎兒小腦蚓部[J];中國醫學影像技術;2016,32(1):109-113.
  [5]龍璨,周啟昌,曹丹鳴;應用三維超聲測量正常胎兒與先天性心臟病胎兒全腦容積的研究[J];中國循證兒科雜志;2014,9(4):278-282.
  [6]王屹,姜燕.三維彩超對胎兒中樞神經系統畸形的診斷價值[J].影像研究與醫學應用,2018(20).094.
  [7] Zhao D,Liu W,Cai A,et al.Quantitative evaluation of the fetal cerebellar vermis using the median view on three-dimensional ultrasound [J].Prenat Diagn,2013,33(2):153-157.
  [8]蘇淇琛,楊海南,呂國榮.三維超聲測量胎兒胼胝體-小腦幕夾角的方法及臨床價值[J].中國超聲醫學雜志,2018,34(1):50-53.
  [9]尹虹,李揚.Omniview技術對胼胝體發育不全的診斷價值[J].醫學影像學雜志,2018(7):141-144.
  [10]王克軍.三維超聲重建聯合斷層超聲顯像技術在診斷胎兒顱腦畸形中的應用價值[J].青海醫藥雜志,2019(6).
  [11]梁耀園,馬小燕,黃苑銘,曹建法,鄧雪紅,賴群欣.三維超聲在胎兒小頭畸形診斷中的應用[J].廣州醫科大學學報,2014(6):71-73.
  [12]趙利.三維超聲在產前胎兒神經系統畸形中的診斷價值分析[J].中國實用神經疾病雜志,2015(7):120-121.
  [13]郭翠霞,吳青青,王莉,孫麗娟,王新蓮.50例胎兒顱后窩異常的超聲診斷及預后分析[J].中華醫學超聲雜志(電子版),2018,15(8):593-599.
  [14] 佟彤.智能三維超聲成像系統對胎兒顱內正中矢狀面的對比研究[D].暨南大學,2016.
  [15]張曉紅,陳文惠,陳建芳,等.三維動態彩色多普勒超聲在產前診斷胎兒畸形中的應用研究[J].中國醫學創新,2013(19):76-77,78.

相關文章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四川快乐12app官网